赤裸娇妻(完整版) (11)终极耻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星期后。

    夏夜的街道,繁灯点点。

    微风过处,梧桐树叶片片抖动,发出沙沙的响声。

    今夜,有了一点凉意,连续多天令人几乎窒息的高温终于有了缓解。街道上三五成群纳凉闲聊的人群明显比前几天多了许多,男男女女地凑在一起,闲话着谁家的三长两短,构成了夏夜特有的街景。

    总算要到家了,我一边擦拭着头上不断滚落的汗珠一边看了看手表。由于路上堵车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很晚了。小惠怕我出什么意外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

    不远处,我家小区的门口处一家杂货店外面围着五六个人,似乎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中间的那位说着什么精彩的故事。

    走近了才发现外面那几个都是住在我们楼里的老邻居,我看见他们全神贯注的样子便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匆匆从旁边走过……

    「……我跟你们说,那娘们下面的骚水真是多啊!嘿!我才插了没几下,她就像只发情的母猫一样**个不停……」

    听到里边的人说话,我猛的停住了脚步,那说话的人分明就是海亮那小子。

    我悄悄地靠在其他人背后往里边张望……

    果然是海亮那小子,他正唾沫横飞地说着,而那几位听者更是津津有味,那个张老头的唾液从嘴角缓缓流了下来。

    「那娘们正**个不停的时候,突然就呜呜的叫不出声来了,你们猜猜怎么了?」海亮那小子说到这里居然还卖了个关子。

    「怎么了?说呀!」

    「怎么了,你小子倒是说啊!真急死人了。」

    「快说!」那几个听者急得直催。

    「哈哈!看把你们这些色鬼给急的,嘿嘿!还能怎么着,那娘们的嘴巴被我哥的大**给堵住了呗!咱兄弟一上一下把她两张嘴都堵住了!哈哈哈!」海亮说完了大笑。

    妈的!王八蛋!我听着气得心里暗暗叫骂!

    不用说,海亮那小子说的一定是我妻子小惠,怪不得这几天这些邻居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有说不出的不舒服,一定是海亮这家伙给传出去的。妈的!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小惠的身体已经被他们尽情地玩弄过了,还要把这些过程讲给这些天天见面的熟人,这叫我们夫妻以后怎么见人。

    看来,小惠那次付出身体,受尽屈辱后换来的的确是那卷阿健偷拍的胶卷,所以海生兄弟俩这一个星期也没对我妻子怎么样,只能卑鄙地在背后绘声绘色的炫耀着自己的战绩。

    「吆!姚歌!」

    心里正恼火着,海亮看见我了。

    「哦!海亮啊!」看来躲是躲不了了,我站在人后抬起头应了一声。

    那些邻居们都回过头来,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我,每个人的眼神都带着些许轻蔑,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

    「哦!是姚歌啊!也出来走走啊!」楼下的小王跟我打招呼。

    「没!刚回家路过这里,还没吃晚饭呢!你们在聊天啊!」我明知故问道。

    「哦!也没聊什么,听海亮讲故事呢!」张老头转过头笑嘻嘻地对我说。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老婆还等着我回家呢!」这样的场合让我如何呆得下去,我一扬手跟他们道别后扭头就走。

    「哦,就是,可别把小惠给等急了啊!呵呵!」海亮沖着我大声说道。

    「嘿嘿!嘿!」人群中有人掩嘴发出轻笑。

    没走几步远,又听见海亮大声嚷嚷道︰「不说了,不说了,老子说得嘴巴都干了,哪个要听下去的,等会买了酒到我那里,我跟你们一边喝酒一边实地讲解。」

    回到家,妻子没在,给我留了字条,大致说是被朋友约了一起出去逛街,让我自己一个人吃晚饭。

    我胡乱扒了几口妻子给我准备的饭菜后,就早早的打开了连接隔壁屋子的监视器,戴上了耳机,想知道到底有谁愿意买了酒来听海亮说那些淫事。

    摄像头下,隔壁屋子的所有景象尽收眼底……

    妈的!刚才那帮家伙居然一个没少的又聚集在一起,把海亮那小子围在了中间,一个个竖着耳朵,张着嘴巴,怕听漏了一个字。

    「你们别看小惠那娘们平日里装得一本正经的,偷起男人来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海亮举起杯子喝了半口酒。

    「就说那个门洞吧,也亏那婆娘想得出来,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不出屋子就可以跟阿健那小子偷情,还真服了她。」

    「那天,我们哥俩看见小惠又白又肥的大屁股出现在门洞那里,一时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海亮又喝了一口酒,眼看杯子快见底了,正想伸向那酒瓶子,边上的老张怕耽误了海亮说话,马上夺过酒瓶帮海亮斟满。

    海亮瞟了一眼老张,继续说道︰「嘿嘿!话得说回来,要不是这个门洞,我们兄弟哪有机会搞上这自命清高的性感尤物啊。小惠千算万算也不会想到那门后操她不光光是阿健……」

    「嘿嘿!那一晚上可真叫爽啊!我们三个轮番上那骚娘们,直把她操得淫叫不断,**连连……」

    旁边的小李深深咽了一下口水说道︰「被你们这样操,小惠那女人倒也受得了吗?」

    老张对着小李白了一眼「你懂什么?小惠那婆娘奶大屁股肥,天生一副能挨操的淫荡身板,三五个男人当然不在话下。」

    「可不是,那晚上我们三个搞到下面再也挺不起来,可是那娘们晃着那肥肥白白的大屁股居然还要,阿健就顺手操起一根这么粗的黄瓜,对着那娘们水淋淋的下边捅了进去……」海亮边说边用手指围了一个圈以表示那根黄瓜有多粗。

    「真不可思议!也怪不得姚歌,他那副斯斯文文的模样哪满足得了这样的**老婆啊!。」老张摇了摇头叹道。

    听到提起我了,我才从监视器屏幕前回过神来。海亮那小子说得绘声绘色的,虽然我见过那盒录像带,但是还是被他的描绘吸引。

    小惠**一直非常强烈,这点我很清楚,其实我自认不是个性无能的男人,每周四五次的作爱频率应该也不算太少。但是,这样的次数似乎远远不能满足我那娇人的妻子。

    虽然妻子也一直很照顾我的感受,每次做完后都装出一副很满足、很尽兴的模样,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她根本还没满足。有好几次我们做完,当她以为我睡着后,还会偷偷地拿些黄瓜、茄子什么的自慰一番。我也装作不知道,免得她难堪。

    「最后阿健握着那根粗黄瓜一直捅到手酸,那****着到达**才罢休。」

    海亮继续说道。

    「黄瓜拔出来后,那娘们下边的骚洞张开着,骚水不断从里边涌出来,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就像那水里的河蚌肉一般,不住的收缩,蠕动……」

    海亮讲故事的水平还真是一流,把当时的景象描绘得真真切切,直把那些围在身旁的家伙吸引得目光呆滞、口水直流。

    「哇!!!真是个**啊!」有人感叹道。

    「现在阿健走了,也不知道她以后会找谁来满足**。」小李在一旁嘀咕。

    「嘿!你小子就别想了吧!你这么瘦的身子骨,隔壁那娘们还不把你给吸干了,哈哈!」海亮拍了下小李的脑袋笑道。

    「不过,这几天我觉得奇怪,大白天的,姚歌也不在家,隔壁总传来那娘们的**,害得老子心神不宁,说不定这**又搭上了哪个男人。」海亮喝了一大口后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真的!你这里能够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小李惊讶地问道。

    「那还有假,那娘们**的声音要多浪有多浪,我们哥俩住隔壁可真是既是享受又是折磨,经常睡不好觉。」

    「不信,你们听听,运气好的话可以听到那娘们的**,这要看姚歌今天行不行了。」海亮说完指了一下连接我们屋子的墙壁。

    还没等海亮把话说完,本来围在一起的家伙一个个站了起来,把耳朵贴在墙壁上,还真用心听了起来……

    我看见这样的情景,真是又气又好笑。气的是海亮这王八蛋居然什么事都跟这帮邻居说,好笑的是这帮邻居平时看起来一个个道貌岸然,其实都是些好色之徒,居然想偷听我妻子的**声。

    海亮说白天听到小惠的**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美丽的妻子真的又给我增加了一顶绿帽子吗?

    这星期,小惠的工作单位幼稚园放暑假了,可能受了那天晚上为了骗取胶卷被海生兄弟俩淫辱的影响,前几天看上去心情也不太好,据她说也没出去过。会不会把哪个相好带回家呢?

    我满心狐疑。

    正思虑间,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妻子回来了。

    我赶紧关了监视器,一骨碌爬上床,闭着眼楮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小惠进卧室看见我已经熟睡,便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不一会,从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洗完澡后,小惠轻轻地在我身旁躺下,侧身从身后将我抱住,用柔软的手掌在我胸前轻轻地抚摸……

    妻子是**的,我的后背直接能够感受身后那具温暖而湿润,散发着成熟体香的**,一对丰满的**紧贴着我,我甚至能够感受那两颗**的位置。

    小惠的手顺着我的胸口缓缓的往下滑,用指间挑起内裤的边缘后直接伸了进去……

    随着縴縴玉手在我裸露肌肤上滑过,我浑身感觉说不出的舒服,但是我依旧装出一副什么也没感觉熟睡的样子。

    那手掌在我内裤里搜索了片刻后,轻握住我那疲软的阴睫,并且开始轻轻抚弄起来……

    小惠以前**来临时也经常在我熟睡的时候挑弄我的阴睫,在我坚挺之后为我**,用这样的手法把我彻底弄醒后满足她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我脑子里全在考虑海亮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个男人让我妻子淫叫连连的。所以,一时之间,我下面怎么也硬不起来。

    小惠的喘息声渐渐地变得急促,丰满温暖的身躯也开始蠕动了起来,柔软的手指来回不停地在我的阴囊和阴睫间穿梭、翻弄。

    可是,我还是装作什么也没感觉,下体也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感觉小惠的另一只手掌开始抚弄起自己的身体,两条浑圆的大腿开始不安分的相互摩擦翻动,细细的呻吟声在我耳畔想起……

    见我没什么反应,小惠把手从我内裤里拿了出来,柔软的身体也从我身后移开。

    身旁,小惠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身下的床也有了轻微的颤动。很显然,她在继续自慰。

    为了能够看清小惠的淫荡模样,我翻了一个身后继续装出一副鼾声如雷的熟睡模样。

    小惠在我翻身的刹那,停止了声息。

    「呜……」片刻之后,那种被勉强压低的呻吟又渐渐响起……

    我眯着眼楮,偷偷地观看起妻子自慰的模样。

    妻子闭着眼一副陶醉的神情,两腿分开仰卧着,两个丰满的**即使以仰卧的姿势也显得那么坚挺。两支縴縴玉手分别在**和胯间游走,洁白的身躯如水蛇般缓缓蠕动。

    美丽而又淫荡的女人!

    能够娶到这样的尤物,我真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悲哀。

    「呼……呼……」小惠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忽然,小惠停止了自慰,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子,侧身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等她恢复姿势重新仰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发现她手里多了一件东西……

    天!那是一根仿真阴睫,被妻子縴细的手握着,显得异常粗大而逼真。

    见到这玩意,我心里是暗暗叫苦︰姚歌啊姚歌!你怎么就娶了个这么淫荡的女人做妻子,阿健刚走就耐不住寂寞,自己去买了个假**自慰,难道她下面一刻没东西插就不行吗?

    但是转念一想,哎!小惠**旺盛,而我自己又不能完全满足她,用这玩意自慰总比她以后再去找男人强。

    想到这里,心里倒也宽慰了许多。

    小惠握着那根假**放到了嘴边,闭着眼楮张开性感的嘴唇含住**的部位,忘情地舔弄,时而又把她放在小巧而坚挺的**上擦拭。

    「吱……」突然那根假**扭动起来,**部位竟然还可以单独转动,发出轻微的声响。看来那居然还是个电动的家伙。

    随着假**在白皙的皮肤上翻滚扭动,小惠的丰满的身躯也扭动起来……

    小惠吐出了口中的假**,握着它沿着深深的乳沟,凹陷的肚脐,洁白丰腴的小腹,最后探入了乌黑阴毛覆盖着的胯间……

    「啊…啊……」一声呻吟颤抖着从妻子口中发出,身子剧烈的扭动着。此时的她早已压抑不住磅的性快感,几乎忘记了身边还有我这个老公的存在。

    我现在的角度看不清妻子胯间的状况,只能看见她的手在胯间快速机械地进行着往复运动。我能够想像那根假**在我妻子粉嫩生殖器里翻腾的景象,我相信那里早已经春水泛滥了。

    「呜……」

    「吱……」

    「哦……」

    小惠尽量压低的呻吟声跟假**转动时发出的轻微声音交织成一种极其撩人心神的声响。

    望着妻子的**,我的胯下居然有了反应,逐渐变得坚挺。

    没多久,小惠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玉手在胯下飞快的插弄……

    「呃……啊……」小惠在猛力地深插了几下后到达了**,双腿猛的曲起合上,交错在一起,**娇嫩的身子不断地抽动起来……

    许久,小惠汗涔涔的白嫩身躯才平息下来,软瘫在那里,胸口还不断起伏着。

    乘着小惠进入**后的半休克状态,我悄悄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偷偷欣赏着她迷人的下体。

    妻子胯间水淋淋的,连大腿内侧都粘满了**,那根假**还半插在里面,半根**还在**里里不停的扭动,使得**口粉红的嫩肉时隐时现……

    看见这样的景象,我内裤里的阴睫更是坚硬无比,喉咙直发干。

    我坐起身子,直接把手伸到妻子的胯间,轻轻握住那条假**,然后猛的往外一抽……

    「啊!」

    小惠的身躯顿时象触电一般弹了起来,正好与我面对面的对视。

    「你!你醒了!」小惠惊魂未定地说道,**丰满的胸部不断的起伏。

    「嘿嘿!什么醒不醒的!我根本就没睡啊!」我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直想笑。

    「啊?你?你好坏啊!」

    「我坏?你才坏,有这么好玩的玩具自己一个人玩啊!哈哈!」我握着正不断扭动的假**在她面前晃动。

    小惠脸上**后的红晕还没褪去,此时更是羞得满脸通红。

    「呜……你坏啊!」她捂着脸装出一副哭腔。

    看着小惠娇羞可人的模样,我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拨开那挡住脸蛋的双手说道︰「老婆啊!你好骚啊!告诉我,什么时候买的这东西?」

    「说了你可不许怪我哦!」小惠娇羞的扫了我一眼。

    「前几天在网上无意间看到就定购了一个,当天就送来了。」

    我边听她说边细细观察那支假**。

    「哇!还是进口货啊!怪不得这么精致,用起来一定很爽吧!」我戏谑道。

    「哪有真的好啊!人家有时候难受嘛!哼!你这坏蛋,刚才人家有需要的时候你还装睡」小惠抬头白了我一眼。

    「嗨!这么说是我不对了啊!那么,这几天白天你用这个玩过没有?」我突然想起海亮说的会不会是妻子白天自慰时发出的**,或许根本没别的男人。

    小惠这时又羞红了脸蛋,把头埋在我的臂弯里说道︰「老公啊,不许说我骚啊!我这几天午睡的时候都用过这东西,人家想你嘛!我是一边想你一边自己弄的呀!」

    果然没错,海亮听到的不过是小惠自慰时发出的淫叫。

    「谁知道你这**想得是谁啊!」绿帽子总算没加,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我说完抓起小惠的一个大**揉捏了起来。

    「说好了不许说我骚的,你坏啊!」小惠假装生气推开了我的手掌。

    「好!好!好!我老婆是个喜欢用假**的天下最纯洁的女人,哈哈!」说完我低头吻上了妻子性感丰润的嘴唇。

    「呜……」

    小惠的**的娇躯在我身下不住的扭动。

    这时的我已经顾不得什么前戏了,撑起身体后把涨得发痛的阴睫插入了妻子温暖潮湿的身体……

    「啊……」此时的小惠已经不需要压低自己的呻吟了,尽情地放纵着自己的**。

    「哦……哦……老公……啊……」

    「呜……」

    小惠又忘情地握起假**塞入自己口中……

    「呜……」

    「啊……」

    小惠淫荡的呻吟一次比一次响亮,激烈。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隔壁那些男人此时正在倾听我们这里的声音,小惠疯狂的**声应该可以清清楚楚地传入他们的耳朵。

    说也奇怪,一想到隔壁有人偷听我们作爱的声音,我竟然更加兴奋起来,疯狂地挺动着自己的腹部,坚硬的阴睫每次都尽根而入,把娇美的妻子插得淫叫连连……

    「啊……啊……」

    在床上变化了几次姿势后,我索性把妻子抱下床,然后让她面墙而立,稍微弯腰后把雪白肥大的屁股对着我。

    我站在小惠身后一挺身子,把坚挺的阴睫再次送入她**的**里……

    「啊……哦……」

    小惠双手扶墙,侧脸紧贴着墙壁,一对雪白硕大的**在我的沖击下晃荡起来,她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狂潮中,大声呻吟着,丝毫不知道隔壁也有一群男人以这样的姿势倾听她的淫叫声。而自己与他们之间的距离,仅仅是一堵并不隔音的墙壁。

    我甚至在想像隔壁那些家伙边听边掏出自己的阴睫自慰。

    「啊……」

    「哦……」

    「啊……」

    在我猛烈的**下,小惠的身躯不住地颤栗,随之而来的是**口不断的收缩,让我感觉无比强烈的快感。

    「啊………」

    伴随着长长的呻吟,妻子**了……

    我贴着小惠汗涔涔的后背,双手抓住一对不住晃荡的大**后,对着那雪白的大屁股猛烈地沖击了最后几下……

    「哦!」

    在强烈的刺激下,我也一泻如注,将全部精液注入了妻子的子宫。

    激情过后,身体得到极度满足的小惠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等小惠熟睡后,我又打开了监视器……

    隔壁那几个家伙依然都在那里,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加入了其中,正喝着酒,谈得正欢。

    那个张老头居然还将耳朵贴着墙壁听着我们这边的动静。

    「老张啊!他们都早已经结束了,你还听个屁啊!」海生对着老张吆喝道。

    老张这才依依不舍的从墙壁那里走开,当他站起身子的时候,我发现他裤裆处顶得高高的,几乎要撑破了裤子。

    「怎么样?老张,在这里听故事的感觉不一样吧!不但可以听故事还可以现场听真人的**声,你那几个酒钱也没白花吧!」海亮晃着杯中的酒问老张。

    「是,是啊!小惠那婆娘叫得可真是淫荡啊!听得我心髒直跳得厉害,到现在还没平息啊!」老张捂着胸口应声道。

    「哈哈!你这老家伙,就听了几声叫唤就把你弄成这样,真要见了那骚娘们光溜溜的身子那不是要了你的老命吗?」海生笑道。

    「哎!可惜你们因为贪杯,被小惠弄走了那胶卷,要不,现在咱们大伙就可以看看那女人圆滚滚的屁股了。」一旁的大刘唉声叹气道。

    「就是,那女人的**又大又挺,还老是穿着低胸的吊带装在楼里进进出出的,看得我真想上去摸一把。不知道脱光了瞧是什么模样。」

    「我倒要看看那娘们的骚洞长啥样子,怎么能够这么经得起操。」

    「可惜啊!胶卷没了,照片没了,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能够在这里听听那女人的淫叫已经不错了,有什么办法。」

    「哎……」

    几个家伙在那里哀声叹气的。

    看来小惠那次的代价还是付得值得,要不,照片一沖印出来,被这些邻居看个够,我们夫妻如何还能够在这里混下去。何况小惠还会被海生他们要挟,不知道会被那兄弟俩淫辱成什么样子。

    「呵呵!嘿嘿!」这时候,海生脸上露出奸笑,阴险的目光从那几个七嘴八舌的人脸上扫过。

    「你们这帮傻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只知道胶卷没了,你们可知道当时阿健还拍了一卷录像带。」海生说完举杯猛灌了一口酒。

    「真的,那带子呢?快拿出来放给咱们看看啊!」围坐在一起的男人门一下来了兴致,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带子嘛!现在不在我这里,在阿健那里。」海生回答道。

    那几个家伙一听海生这话不免又垂头丧气起来。

    「哎!你不废话吗?现在阿健回老家了,还不是有了等于没有。」

    海生瞟了小李一眼,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纸片,在手中扬了一扬。

    「你们看这是什么?」没等别人回答,海生继续说道︰「火车票,明天下午三点出发的,到阿健那里的火车票。」

    「我已经跟阿健联系过了,我们兄弟俩一到他那里,他就立即给我带子,那里是全国着名的风景区,他还会带我们在那里游玩几天。」

    「至于隔壁那娘们么,有了这录像带,呵呵!迟早会乖乖地爬到我们兄弟俩跟前,撅起屁股求我们操她的,哈哈!」海生仰头狂笑。

    「哼!她以为拿走了胶卷就万事大吉,前几天遇见我们又神气起来了,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乡下人,哼!到时候叫她再尝尝我们这些乡下人的滋味。」海亮也龇牙咧嘴的说道。

    「到时候也叫上我们几个来看看你们怎么玩那女人的,行么?」小李眼巴巴地望着海生兄弟俩。

    「行!当然行,给你们上那娘们都可以,别说看了。」海生拍了拍小李的肩膀说道。

    那个老张咽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问道︰「那……那…那我这老头行不行啊!」

    「哈哈!行!怎么不行啊!就怕你老头子到时候心髒受不了,死在那娘们的白花花的肚皮上,哈哈哈!」

    「嘿!我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搞过象小惠那样标致丰满的女人,只要能够摸过她的大**,插过她下面那骚洞,就算我老头子死在那婆娘的肚子上也值。」张老头说完竟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

    看着这群平时关系都不错的老邻居一个个污言秽语的,居然都想着奸污我的妻子,道德跟礼仪在**的驱使下居然都可以不顾。我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发凉。

    海生兄弟俩竟然要到阿健那里去拿录像带,而阿健这王八蛋居然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他们。

    如果一旦真被他们拿到录像带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我妻子将彻底沦为他们的性工具。

    我脑海中立即出现了隔壁那些家伙排着队**我妻子的场面,眼前甚至还浮现了那个张老头老朽的身躯压在小惠身上耸动着下体的画面。而我妻子丰满雪白的身躯无助地蠕动着,在他们身下不住地哀号、喘息……

    等我回过神来,隔壁的那些色鬼们已经离去了,海生兄弟俩也已经熄灯睡觉了。

    不行,我必须给阿健打个电话,就算是求他,也不能让他把那盘偷拍的录像带交给海生他们。

    站在客厅里,我拨通了阿健的手机。

    「啊……啊……谁啊?」

    耳畔传来阿健的应答,似乎已经睡了,一边说话还一边打着哈欠。

    我犹豫了片刻,毕竟这事实在难以启齿。

    「喂!哪位?」阿健再次问道。

    「……哦…是我,姚歌!」我硬着头皮只能接口。

    「你?姚歌?」阿健的语气有些惊讶。

    「姚歌啊!呵呵!我以为你们夫妻再也不会理我了呢!给你们打了多次电话,你们两个都不接!我好想你们啊!」

    阿健前几天打过我电话,我都没接,要不是现在有求于他,我永远也不会打电话给这出卖我们夫妻的卑鄙家伙。

    看来,他还打过小惠电话。

    「阿健!以往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了,但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那种卑鄙无耻的事情。」我一想起这小子出卖我妻子的事就有些愤怒。

    「呵呵!这么晚了打我电话就是为了教训我的吗?对不起!我要睡觉了,没功夫听你教我怎么做人。」

    阿健似乎要挂电话。

    「等等,阿健,你凭良心说,以前我们夫妻待你不薄吧。」既然有求于他,我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

    「你的大恩大德我当然记得,你给我住、给我一份打工的机会,还把一个如花似玉,性感迷人的老婆送给我操,我怎么会忘记呢?」

    听着他这么羞辱我,我强压着怒火说道︰「既然这样,阿健,我求你件事。」

    「怎么事,说吧!」

    我想了想说道︰「海生兄弟俩要到你那里来取那盘录像带,你千万不要给他们。」

    「哦,就为这事啊!这事比较麻烦了,我已经答应他们了,再说他们都已经买好了火车票,我总不能让他们不远万里的白跑一趟吧。」阿健说道。

    「嘿嘿!我都听他们说了,小惠姐还真聪明,居然想了那么个办法把胶卷弄到了手,害得那兄弟俩不得不到我这里跑一趟。不过据说小惠姐被他们也玩得够呛是不?」

    「人家说女人奶大没脑,看来小惠姐应该是个例外吧!哈哈!……」

    该死的阿健居然跟我说起这些,我打断了他,低声下气地说道︰「阿健啊!

    就算我求你好不好?你千万不要给他们啊!好吗?」

    「这个嘛!我想想……」

    阿健那边的声音中断了片刻。

    「这样吧!姚歌,大家都是朋友,这件事么,不如这样吧。」阿健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们夫妻赶在海生兄弟俩之前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把录像带交给你们。

    等海生他们过来,我就对他们说录像带被小惠姐拿走了,你看怎么样?」

    阿健那小子是存心给我出难题,再说我们夫妻到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说不定又给那小子给骗了。

    「你就不能直接把录像带销毁了么?」我问道。

    「天下没那么便宜的事情吧!既然求我就有点诚意好不好?再说了,我真的挺想念小惠姐的,我们这里的妞没一个比得上她的。」

    阿健这小子果然没安好心,叫我们去一次无非想再次玩弄我妻子。

    「我那些哥们看了录像带上你老婆那白花花的屁股,无不欲火难耐,说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真人,给不给他们机会要看姚歌你的了。」

    这王八蛋竟然还把录像带给别人看,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胸中怒火,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王八蛋,你还是人吗?」

    「哼哼!先别骂人,这事是你在求我,你来不来随你便,反正到时候你们谁先来我就把录像带给谁。」

    「还有,我二叔看了录像带后也想见见你们,前几次我打电话给你们就是为这事,他说了,只要你们愿意来这里,所有你们在这里的吃住、游玩的开销都由他来。我二叔可是这里的大人物!」

    妈的!看来看过这盒录像带的人还不少。

    「最后提醒你一句,时间不多了,你们或许只有乘飞机才有可能比海生他们先到我这里。当然,你们来回的飞机票也可以找我二叔报销。」

    「好了,再见!」

    说完,阿健挂了电话。

    除了愤怒还是愤怒,电话机在我手中颤抖了很久才放到原位。

    我住脑袋瘫坐在沙发上。

    怎么办?

    如果不去那里,当海生兄弟俩拿到录像带后,必定会以此要挟小惠,而小惠也必定会重新沦为他们的性玩物,任由他们糟蹋,甚至还会遭到那些色鬼邻居们的奸污。

    如果去了那里,自然也免不了被阿健和他那些朋友们玩弄、凌辱。何况他二叔又是个怎么样的人物?他见我们的目的又是什么?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摆在我面前只有这两种选择,而我不管选择什么,妻子小惠都将面临着遭受羞辱、凌辱、奸污的命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赤裸娇妻(完整版)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