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续集:斯佳丽 第九十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瑞特摇晃她。“不要这样,一只猫没那么重要。马厩在哪里,斯佳 丽?我们需要马。” “哦!你这蠢蛋!”斯佳丽说,她紧张的嗓音里含有浓厚的爱怜。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我必须找到猫咪——凯蒂·奥哈 拉,我叫她猫咪。她是你的女儿。” 斯佳丽双臂被十只手指紧紧钳住。“你到底在胡说什么?”他想看 清她的脸,但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回答我,斯佳丽。”瑞特再 度摇晃着她。 “放开我,你这该死的家伙!现在没时间解释。猫咪一定躲在某个 地方,可是天这么黑,她又孤零零一个人。放开我!瑞特,有什么问题 以后再问,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斯佳丽想挣脱他,无奈他的手太有力 了。 “对我来说很重要。”他的声音因焦急而变得粗哑。 “好啦!好啦!你该记得我们遇到暴风雨的那次航行,后来我在萨 凡纳发现有了身孕,而你没去找我,我很生气,就没立刻告诉你,我怎 能知道你没等听说孩子的事就娶了安妮呢?” “哦!我的天啊!”他叹了一声,放开斯佳丽。“她在哪里?”他 问道。“我们必须找到她。” “我们会找到她的,瑞特。门边桌上有一盏灯,划根火柴就能找到。” 火柴黄色的火苗正好燃烧到他们找到那盏铜煤油灯,并将它点燃, 瑞特把它举高。“从哪里找起?” “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我们开始找吧!”斯佳丽快步领他穿过饭厅 和晨间起居室。“猫咪!”她唤着,“小猫咪!你在哪里?”她的声音 很有力,但不再歇斯底里,这样才不至吓坏小姑娘。“猫咪。。” “科拉姆!”罗莎琳·费茨帕特里克尖叫。她从肯尼迪酒馆跑入英 **队里,推挤着往前钻,然后朝倒卧在宽街中央的科拉姆尸体扑去。 “不要开枪!”一名军官叫道。“是个女的。” 罗莎琳跪在尸体旁,双手覆住科拉姆的伤口。“啊——呀!”她呜 呜哀号,身体不住地左右晃动。枪声停止了,士兵纷纷把头转开,这是 对她的悲伤最起码的尊重。 她用沾着科拉姆鲜血的温柔的手指合上他的眼睑,用盖尔语轻声道 别,然后握起闷烧的火炬一跃而起,挥动它让火焰复燃,火光下她的脸 极其骇人。在士兵未来得及开枪之前,她已一溜烟闪进通往教堂的通道。 “为爱尔兰和它的烈士科拉姆·奥哈拉!”她胜利地高呼着,跑进火药 库,挥舞火炬。沉寂片刻后,教堂石墙碎片随巨大的火球和震耳欲聋的 巨响喷向宽街。 天空被火光照得比白昼还亮。“我的天啊!”斯佳丽惊愕得透不过 气来。她用两手掩住耳朵狂奔,呼喊猫咪,一个接着一个的爆炸声传出, 整座巴利哈拉镇陷入火海。 她与瑞特跑上楼,沿着走廊来到猫咪的房间。“猫咪,”斯佳丽一 次次地叫唤,试图不让恐惧占据她的声音。“猫咪。”墙上的动画图片 在灯火下呈现橘黄色,熨过的桌布上摆着茶具,被单平平整整地铺在床 上。 “厨房!”斯佳丽说,“她喜欢去厨房玩,我们下去瞧瞧。”她快 步走回走廊,瑞特跟在她后面。穿过放食谱、帐薄和婚礼请柬名单的起 居室,穿过通往费茨太太房间的廊道的门,斯佳丽在廊道中间突然停住。 她将上身倾向扶栏。“小猫咪,”她轻唤,“如果你在下面的话,请你 回答妈妈,事情很紧急,小乖乖。”她保持平静的口气。 橘黄色灯光照出炉子旁挂在墙上的铜制平底锅,炉床内堆着发出红 火的泥炭。偌大的厨房内布满阴影,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响。斯佳丽竖 起耳朵,睁大眼睛。她正准备转身,突然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说:“猫 咪的耳朵好痛。”哦!谢天谢地!斯佳丽欣喜万分。冷静!保持冷静。 “我知道,宝贝,那些声音很大很可怕对不对?!你捂着猫咪的耳 朵,我现在就从另一边绕下去,你等我好吗?”她若无其事地说道,仿 佛真的没什么好怕的。扶栏在她紧握的手中颤动。 “好的。” 斯佳丽打个手势,瑞特随她静静地沿廊道穿过门,她轻轻地掩上门。 这时她开始发抖。“我真害怕,害怕他们把她抓走或是伤害她。” “斯佳丽,听着,”瑞特说。“我们得快点了。”从敞开的窗户可 以看到车道尽头有一团微动的火光,一大群人持着火炬正往这里逼进。 “跑!”斯佳丽说。天空的火光照映出瑞特能干、坚强的脸,现在 她终于可以看清他,可以依靠他。猫咪安全了。他扶着她的手臂,催促 她加快脚步。 下了楼梯,他们跑过舞厅。头顶上方的塔拉英雄图映着火光栩栩如 生。通往厨房侧翼的柱廊闪着炯炯亮光,他们可以听到远处愤愤的怒吼 声。斯佳丽关上厨房门。“帮我把门闩上。”她喘着气说。瑞特从她手 中接过铁闩,把门闩上。 “你叫什么名字?”猫咪问,她从炉边阴影处走出来。 “瑞特。”他粗嗄地回答。 “你们两个以后再作朋友,”斯佳丽说。“咱们得去马厩才行。有 扇门和菜园相通,不过它的围墙很高,不知道有没有另一扇门出去。你 知道吗,猫咪?” “我们要逃跑是不是?” “是的,小猫咪,弄出那些可怕声音的人要伤害我们。” “他们有石头吗?” “很大的石头。” 瑞特找到通往菜园的门,探出头。“这样吧!斯佳丽,我把你举到 肩上,你爬上墙头,我再把猫咪递给你。” “也行,不过也许还有其他的门。猫咪,时间紧迫,你知道墙上有 门吗?” “有。” “很好,把手交给妈妈,咱们走。” “去马厩?” “是的。走吧!猫咪。” “走地道会比较快。” “什么地道?”斯佳丽的声音开始不稳定。瑞特走回厨房,搂住她 的肩。 “通往下人边房的地道。那是给仆人使用的,这样他们才不会从窗 口看到我们在吃早餐。” “真可怕!”斯佳丽说,“早知道——” “猫咪,请带你母亲和我去地道,”瑞特说。“你介意让我背着你 吗,还是你想自己跑?” “如果赶时间的话,你最好背我,我跑得比你们慢。” 瑞特蹲下身,伸出双臂,他女儿信任地走向他的怀抱。他珍惜这短 暂的拥抱,小心翼翼地避免把她抱得太紧。“爬到我背上来,猫咪,抱 住我脖子,告诉我该怎么走。” “经过壁炉。那扇门是开着的。那是碗碟洗涤室。地道的门也是开 着的。妈妈去都柏林时,如果我想要出去,我就打开它。” “算了吧!斯佳丽,要骂人等以后再骂,我们这两条贱命想要保住, 全靠猫咪了。” 有着高铁窗的地道,光线暗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可是瑞特健步如 飞,一点也不磕绊。他双臂弯曲。双手握住猫咪的膝盖,像马一般飞跑, 猫咪在他背上震晃,兴奋得尖叫。 我的天!我们的生命危在旦夕,这个人还有兴致玩骑马游戏!斯佳 丽真是哭笑不得。人类史上可曾有过像瑞特·巴特勒这么痴爱小孩的男 人? 从下人边房,猫咪指引他们通过一扇门,进入马厩围栏。马似乎也 处在极度惊恐状态,举蹄嘶鸣、踢踹马房的门。“把猫咪抓紧,我要放 它们出来。”斯佳丽急迫地说。巴特·莫兰的遭遇她记忆犹新。 “你来抱她,我去放马出来。”瑞特把猫咪放入斯佳丽怀中。 她走入地道。“小猫咪,妈妈去帮忙把马放出来,你一个人在这里 乖乖的等一会儿,好不好?” “好,就等一会儿,我不要‘国王’受到伤害。” “我会送它去一个好牧场。你是勇敢的姑娘。” “是的。”猫咪说。 斯佳丽跑到瑞特旁边,一起把所有的马放走,除了彗星和半月。“没 有马鞍也行。”斯佳丽说。“我去把猫咪带来。”他们看到拿火炬的队 伍已进入大公馆。突然一条火舌窜上一条窗帘。瑞特在安抚马的同时, 斯佳丽跑进地道。当她抱着猫咪跑回来,他已跨坐在彗星背上,一手抓 住半月的马鬃,怕它跑掉。“把猫咪给我。”他说。斯佳丽把女儿交给 他,爬上骑马台,跨上半月。 “猫咪,你指给瑞特去浅滩的路,我们要去佩琴的家,就是我们常 常走的那条路,记不记得?然后走亚当斯城的路去特里姆。路不远。旅 馆里会有茶和糕点,不要在路上晃荡。你为瑞特引路,我会跟上来。快 走!” 他们在楼塔前停下来。“猫咪说她要请我们去她的房间。”瑞特平 静地说。从他的宽肩望过去,斯佳丽看到火焰卷上天空。亚当斯城也烧 了起来,他们的后路已被切断。她跳下马背。 “他们就在后面。”她说。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危机迫在眉 睫,反而不觉得那么紧张。“跳下来!猫咪,再像只猴子一样爬上绳梯。” 她和瑞特先放掉彗星和半月,让它们沿河岸跑走,然后跟在猫咪身后爬 上绳梯。 “拉上绳梯,他们就抓不到我们了。”斯佳丽告诉瑞特。 “但是那样他们就会知道我们在这上面。”他说。“我可以挡住他 们,不让他们过来;他们一次只能上来一个。别出声,他们走近了。” 斯佳丽爬进猫咪藏身的小洞,把她的小女儿紧紧搂进怀中。 “猫咪不怕。” “嘘!宝贝,妈妈可是被吓坏了。” 猫咪用手捂住格格的笑声。 人声和火炬越来越近。斯佳丽听出了爱吹牛的铁匠乔·奥尼尔的声 音。“我不是早说过,英国人如果胆敢侵入巴利哈拉,我们就会杀得他 们片甲不留?你们有没有看到我举起手时他的那副表情?我对他说:‘如 果你曾经信奉过任何一个神——我是很怀疑的——准备在他怀中安息 吧!’然后我就像杀一头肥猪般地拿刺刀戳他。”斯佳丽伸手捂住猫咪 的耳朵。我勇敢的小猫咪现在一定怕极了!她从来就不曾这般紧偎着我。 斯佳丽在猫咪颈间吹气,小乖乖,小乖乖,左右摇着她的宝贝,仿佛她 的两只手臂是摇篮坚固的护栏。 其他声音盖过了奥尼尔的吹嘘。“我老早说过奥哈拉族长已经投靠 英国人了,不是吗?。。”“是啊!你是说过,布伦丹,那时我还傻呼 呼地跟你争论呢。。。”“你们有没有看到她跪在那个穿红外套小子的 身边?。。”“枪毙还算太便宜她了,应该用条绳子把她吊死。。。” “烧死她,我们要放火烧。。。”“带来灾难的丑婴儿才是我们应该烧 死的人,那个黑小孩诅咒了奥哈拉族长。。。”“诅咒田地。。诅咒云 和雨。。”“丑婴儿。。丑婴儿。。丑婴儿。。”斯佳丽屏住气。那些 声音是这么近,这么无人性,就像一群野兽的怒吼。她看着绳梯入口旁 阴影中瑞特的身影,感觉出他全身绷紧。他会杀死任何想爬上绳梯的人, 可是他如果暴露了自己又怎能挡住子弹呢?瑞特。哦!瑞特,你要当心。 斯佳丽整个人顿时沉浸在幸福中;瑞特终于来了,他是爱她的。 人群在楼塔前停了下来。“塔。。他们在塔里面。”吼声像猎犬对 着死狐狸狂吠的声音。斯佳丽的心跳在她耳膜内怦怦震响。奥尼尔的声 音盖过了其他人。 “。。不在那里!绳子还挂在那里。。”“奥哈拉族长是个聪明人, 她想故意瞒过我们。”另一个人反驳道,随后所有的人都争论起来。。。 “你爬上去瞧瞧,登尼,绳梯是你做的,你清楚它的牢度。。”“你自 己为什么不上去,戴夫·肯尼迪,这个主意是你想出来的。。”“丑婴 儿在那上面跟鬼魂说话,他们真的在说话。。”“他还吊在那里,眼睛 睁得大大的,活像一把刀子向你刺来。。”“我老妈在万圣节前夕看到 他,上吊的绳子就拖在身后,被绳子扫过的草木立即焦枯干萎。。”“我 感觉背脊凉飕飕的,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假如奥哈拉族长 和丑婴儿真的在上面呢?她们把我们害得这么惨,一定得杀死她 们。。”“慢慢饿死她们,不是跟烧死她们一样吗?乡亲们,去把绳子 烧了,她们若想下来,就得摔断脖子!” 斯佳丽闻到了烧绳子的味道,她真想高兴地大叫。他们安全了!没 有人可以爬上来了。明天她就用地上的铺被撕成一条条,做成绳子。劫 数过去了,等天一亮,他们一定有办法去特里姆。他们安全了!斯佳丽 紧咬着唇,以防笑出声、哭出声或叫唤出瑞特的名字,让她的喉咙感觉 出瑞特的存在,听到空中回荡着瑞特的名字,听他低沉可靠、带笑的回 音,听他的声音叫唤她的名字。 过了很久,人声、靴子声才完全消退。就连瑞特也没有出声。他静 静靠向斯佳丽和猫咪,将母女俩拥入强壮的怀抱。这就够了。斯佳丽头 贴着他,这就是她所要的一切。 又过了很久,猫咪沉重、松软的身体告诉斯佳丽她已经睡着了,斯 佳丽轻轻放下猫咪,替她盖上被子,然后转向瑞特,双臂搂住他的脖子。 他的唇贴在了她的唇上。 “就是这种感觉,”亲吻结束后,她颤抖的声音低喃。“巴特勒先 生,你真让我喘不过气来。” 无声的笑在他胸中隆隆作响。他挣脱出她的搂抱,轻轻地从她身边 离开,“离孩子远一点。我们必须谈谈。” 瑞特低沉、平静的声音并没有吵醒猫咪。他替猫咪掖紧了被子,“到 这里来,斯佳丽。”说完便退出了壁龛,向窗边走去。映着天边的火光, 他的侧影像只鹰。斯佳丽紧随在后,他只需喊出她的名字,她愿意跟他 到天涯海角。没人能像瑞特那样叫她的名字。 “我们会离开这里的,”她站在他身边自信地说道。“女巫的小屋 旁有条密道。” “什么小屋?” “她其实不是女巫,至少我认为不是,反正那也无关紧要。她会带 我们找到那条路。或许猫咪也能认识一条路,她每天都在树林里晃荡。” “有什么事是猫咪不知道的吗?” “她不知道你是她父亲。”斯佳丽看到他抽紧了下颚。 “你一直把我矇在鼓里,哪天我得好好打你一顿。” “本来我是想告诉你,可是你不给我机会!”斯佳丽激动地说道。 “我以为你的离婚申请绝对无法获准,不料你却神通广大,而在我回美 国前,你却又娶了别人。你要我怎么办?一脸憔悴地抱着裹在围巾里的 婴儿,在你家门前徘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真坏!瑞特。” “我坏?你不告而别、音讯全无,还敢怪别人。我母亲为你急出了 重病,如果不是你尤拉莉姨妈告诉她你在萨凡纳,她恐怕也好不了。” “可是我留了字条给她呀!我爱埃莉诺小姐,我绝对不会故意让你 母亲担心的。” 瑞特托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窗口闪烁不定的绚丽光线。蓦地 他低头吻她,双手紧紧地将她抱在胸前。“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亲爱 的、性急的、执拗的、美丽的、令人又爱又气的斯佳丽,你知不知道我 们以前已经历过一次相同的磨难?不领会对方的暗示,错失机会,以后 我们不要再有误会,我们必须制止这种事情,我已经老得经不起另一次 折磨了。” 他将他的唇、他的笑声埋入斯佳丽纠结的发丝里。斯佳丽闭上眼, 依贴在他宽阔的胸前。塔里是安全的,瑞特的怀抱是安全的,她终于可 以松口气了。疲倦、软弱的泪水簌簌滚落脸颊,双肩随之耷拉了下来。 瑞特紧紧抱着她,摩挲着她的背。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瑞特的手臂带着欲求**了,斯佳丽感到一种 新的、战栗的活力在她体内奔窜。她仰起脸,四片嘴唇立时贴在一起, 阵阵喜悦淹没了对休息或安全感的需求。斯佳丽用手梳着瑞特浓密的黑 发,倏而又揪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下拉,将他的唇紧紧贴在她的唇 上。直到她觉得眩晕,同时又感觉到坚强、充沛的生命力。但为了怕吵 醒猫咪,她只得把欣喜的狂叫强抑在喉咙里,不敢爆发出来。 当两人的吻愈来愈激切,瑞特倏地离开,紧抓着窗台的指关节泛白 发青,呼吸短促。“男人的自制力也是有极限的,我的小乖乖,”他说, “而唯一比潮湿的沙滩更不舒服的地方,就是石板地了。” “说你爱我。”斯佳丽要求道。 瑞特咧嘴笑了笑。“你怎么会有那种念头。我之所以常常搭那些锵 轧锵轧响的汽船来爱尔兰,只是因为我爱极了这里的气候。” 她哈哈大笑,然后双拳捶着他的肩膀。“说你爱我。” 瑞特钳住她的手腕。“我爱你,你这个被宠坏的乡下婆娘。” 他的表情霎时变得僵硬。“如果那个可恶的芬顿胆敢把你从我身边 抢走,我就宰了他。” “哦!瑞特,别蠢了!我根本不喜欢卢克·芬顿。他是个可怕的冷 血怪物,我之所以答应嫁他,是因为我以为我已经永远失去了你。”瑞 特怀疑地扬起眉毛,迫她继续说下去。“呃!我是有点喜欢伦敦。。做 一个伯爵夫人。。而且嫁给他,把他的钱全掏给猫咪,正好可以报复他 对我人格的羞辱。” 瑞特的黑眼珠闪着好笑的神采,低头亲她被钳住的双手。“我一直 都在想你,”他说。 斯佳丽和瑞特并肩靠坐在冰硬的石板上,握着彼此的手,长谈了一 整夜。瑞特对猫咪的好奇永远得不到满足,而斯佳丽也乐意告诉他,并 且看到他在得知了猫咪的所有一切后油然升起的骄傲模样,更是高兴。 “我会使尽全力让她爱我更甚于爱你。”他警告道。 “你一点儿机会都没有,”斯佳丽自信地说。“我和猫咪彼此相知 甚深,她绝不能忍受被当成小孩子般看待和你的溺爱。” “那么彼此尊重的爱呢?” “哦!那种爱她才不稀罕,因为我所给她的已经太多了。” “咱们等着瞧,我对付女人很有一套,大家都这么说。” “她对付男人也自有一套,不消一星期,你就会对她俯首帖耳。曾 经有个叫比利·凯利的小男孩——哦!瑞特,你猜发生了什么事?阿希 礼结婚了。还是我牵的红线呢!我把比利的母亲送去亚特兰大。。”从 哈丽雅特·凯利的故事引出了印第亚·韦尔克斯终于嫁出去的消息,又 引出了罗斯玛丽仍旧单身一人的消息。 “很可能一辈子都不嫁罗!”瑞特说。“她在邓莫尔码头农场花了 大把钞票强把稻田一一复耕,和朱莉娅·阿希礼愈来愈像了。” “她快乐吗?” “简直是如鱼得水。如果能让我早些离家,她宁愿亲自帮我收拾行 李。” 斯佳丽的眼神里满是疑问。是的,瑞特说过,他已经离开查尔斯顿 了。他以前总以为回到故乡就能安心满足地过了下半辈子,但是他错了。 “我还会回去,毕竟我还是查尔斯顿人,那里是我的根,不过只是去探 亲访友,不会长住。”他尝试过,也告诉过自己他需要的是平静的稳定 的家庭生活和传统,可是最后却徒增有如双翅被断、无法自由翱翔的痛 苦。他迷恋土地,迷恋先祖,迷恋圣西西利亚舞会,迷恋查尔斯顿。他 爱查尔斯顿,天知道他有多爱它,爱它的美、它的优雅、它那略带咸味 的和风以及面对失落与残败的勇气。但那还不够。他还需要挑战、冒险, 需要那种突破封锁线的刺激。 斯佳丽静静地叹了口气。她恨查尔斯顿,而且确信猫咪也会恨那地 方,还好瑞特不准备带她们回那里去。 她小声问起安妮。瑞特的沉默仿佛持续了很久,才满怀懊悔、遗憾 地说道:“她应该找个比我更好的男人,上天应该赐予她更好的命运。 安妮是外柔内刚的人,她的勇气和力量足以让每一个所谓的英雄都自惭 形秽。。那段时间我简直快疯狂了。你不告而别,没人知道你的下落, 我相信你是在惩罚我,也是在惩罚你自己。为了证明我不在乎你的离去, 我毅然诉请离婚,就像分割手术一样,一刀两断。” 瑞特茫然凝视。斯佳丽静静等他说下去。他说他希望没伤害到安妮。 他搜索记忆、自摸良心,自省没有故意伤害的企图。她太年轻,爱他太 深,以致没察觉到温柔和慈爱只是一个男人的爱的影子。他永远不知道 娶了她应该接受什么样的责罚。她的生活是那样快乐。世上最不公平的 事,就在于毋需付出太多,便可以让天真、善良的人得到快乐。 斯佳丽把头倚在他肩上。“让一个人快乐需要付出许多,”她说。 “我在生猫咪之后,才醒悟到这个道理。我不懂的事太多太多了,从某 方面来说,我向她学到了东西。” 瑞特的脸颊贴着她的头。“你变了,斯佳丽,你长大了,我必须从 头开始了解你才行。” “我也必须学着去了解你,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不曾想 过要去了解你,这一次我会用心去做,我保证。” “别太用心,你会把我搞得筋疲力尽的。”瑞特轻声低笑,亲了亲 她的额头。 “不要嘲笑我,瑞特·巴特勒,不,还是继续吧!我喜欢你的嘲笑, 哪怕每次都会被你气疯。”斯佳丽嗅了嗅空气。“下雨了,火应该很快 就会被浇熄。等太阳升起后,我们便可以知道还剩下什么东西。现在最 好先睡一会儿。再过几个小时,会有很多事要忙。”她的头舒舒服服地 靠在他的颈窝里,打起哈欠。 斯佳丽睡着后,瑞特把她抱在怀中,再坐到地上,就像斯佳丽抱着 猫咪那样。在古老的石塔外围,温柔的爱尔兰细雨织就了一幅静谧的帘 幕。 日出时分,斯佳丽微微扭动了身子,幽幽醒来。一睁开眼睛,首先 看见的是瑞特胡子拉碴、眼窝凹陷的脸。她心满意足地笑了,伸了伸懒 腰后又轻声喊痛。“我觉得全身酸痛,”她皱眉抱怨道,“而且饿死了。” “坚持不懈者,你的名字叫女人。”瑞特低声说道。“起来,亲爱 的,你快把我的腿坐断了。” 他们蹑手蹑脚走向猫咪的藏身处。光线虽然很暗,但他们可以听到 她细微的鼾声。“她若仰睡的话,嘴巴就会张开。”斯佳丽小声说道。 “真是个多才多艺的小孩。”瑞特说。 斯佳丽忙伸手掩住她的笑声,随后又拉起瑞特的手走到一扇窗口。 眼前尽是一片凄凉惨象,四面八方升起的黑烟,弄脏了玫瑰色的清净天 空。斯佳丽的眼睛里噙满了泪。 瑞特搂着她的肩。“我们可以将它完全重建,亲爱的。” 斯佳丽眨了眨眼睛,将眼泪眨掉。“不!瑞特,我不想重建,猫咪 在巴利哈拉不安全,我想我也不安全。这里是奥哈拉家的土地!我不会 卖掉,也不会放弃。但是我也不想再要另一栋大公馆或另一座小镇。我 的堂亲自会去找些农夫来耕地。不管发生过多少枪杀焚烧的不幸事件, 爱尔兰人永远不会放弃对土地的眷恋。爸常告诉我,土地之于爱尔兰人, 就像母亲那般重要。 “可是我不再属于这里了,或许我从来就不曾属于这里过,否则我 也不会老爱往都柏林跑,四处去参加家庭聚会和狩猎。。我不知道我究 竟属于哪里,瑞特,我甚至回到塔拉都不再有家的感觉了。” 大出斯佳丽的意外,瑞特竟然在笑,而且笑得很开心。“你属于我, 斯佳丽,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认清这点吗?这个世界的每一处都是我们的 落脚处。我们都不是适合家居生活的人,我们是探险家,冒险家,突破 封锁线的人。没有了挑战,我们的生命便只剩一半。我们可以到任何地 方去,只要我们在一起,每一个地方都属于我们。但是,小乖乖,我们 绝对不属于任何地方。别人也许安土重迁,但我们不是。” 他俯视着她,嘴角荡漾着笑意。“我要你在我们开始新生活的第一 个早晨对我说实话,斯佳丽,你是全身心地爱我,抑或只是因为得不到 我才要我?” “哦!瑞特,你怎么能说这种让人厌恶的话!我当然是全身心地爱 你,而且永远永远爱你。” 斯佳丽在回话前瞬间的犹豫,只有瑞特能够听得出来。他把脑袋往 后一仰,哈哈大笑起来。“我最最亲爱的,”他说,“我可以预料我们 的生活绝不会枯燥乏味,我已等不及要出发了。” 一只肮脏的小手扯住他的裤管。瑞特低头往下看。 “猫咪要跟你们去。”他女儿说。 瑞特将猫咪举到肩上,眼中闪烁着父爱的光芒。“准备好了吗,巴 特勒太太?”他问斯佳丽。“封锁线正等着我们呢!” 猫咪兴奋地哈哈大笑,她看着斯佳丽,那双眼睛因即将吐露的秘密 而熠熠发亮。“旧绳梯藏在我的垫被底下,妈妈,格雷恩要我小心保存 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乱世佳人续集:斯佳丽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