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二十九章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胖子回家去了,走之前顺跑了一盒巧克力。本来他还想顺走一卷卫生纸的,结果被婠丫头一顿暴打之后,放弃了这个丧心病狂的念头。
“能不能把笔记本电脑借我玩两天?”临出门前,胖哥哥摸着脑袋上的包,小声说道:“我好久没摸过键盘了。”
“对不住了兄弟。”楚河满脸黯然,“要是我这么做了,婠婠一定会打死我的。再等等吧,等宝宝出生了,她的注意力被宝宝吸引之后,本本就能借你玩了。”
胖子摇头唏嘘:“唉,被婠大姐的阴影笼罩的天空……真是暗无天日啊!”
俩难兄难弟对视一眼,叹息不已。
送走胖子后,楚大将军回屋开始给俩妞烧洗澡水。他坐在灶台前添柴禾烧水时,婠丫头斜倚着厨房门框,捧着大肚子说道:“楚哥哥,峨眉论剑这件事会不会太高调了?石之轩仇家遍地,会引来很多高手对付他呢!别人不说,祝师恨他入骨,是一定会来找他麻烦的。”
“没关系。”楚河添好柴禾,将凳子搬到门边坐下,捧起婠丫头一只小脚丫。他轻轻抚摸着她那柔若无骨、浑然天成的美脚,轻声说道:“石之轩仇家虽多,可是那些仇家彼此之间也不是一条心,有的甚至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可能联合在一起对付石之轩。
“先不说别人,就说你的师傅吧。假如石之轩的佛门师父想要对付老石,你师傅说不定会反过来帮老石。呵,邪王阴后联手,那可是天下无敌啊!就算没人肯帮老石也不打紧,以老石的武功天下谁人能奈何得了他?若不齐心应对,只会被石老帅哥各个击破。
“更何况,还有我们帮老石呢。我跟老石联手的话,就算三大宗师齐至,也不会被我们放在眼里。”
“吹牛皮!”婠丫头刮了刮自个儿的小脸,嘻笑道:“若是三大宗师齐至,你和石之轩也只能落荒而逃。若是加上祝师帮忙还差不多。”
楚河很严肃地点头道:“唔,若是我能与邪王阴后两位大人联手的话,那确实是真正的天下无敌!可惜了,邪王与阴后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他们是绝不会真正联合的。”
婠丫头笑道:“知道就好。”说到这里,她小脸儿一板,很认真地说道:“若是祝师与石之轩发生冲突,人家不许你帮石之轩!”
“这种私事我当然不会插手。”楚河摇了摇头,在她脚心揉了几下,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不过如果祝玉妍与石之轩交手的话,你得有心理准备才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进展,祝玉妍即使用同归于尽的超必杀,也是奈何不得石之轩的。最好……不要让他们打起来。”
“不可能的,祝师与石之轩之间必会有一场生死决战。”婠丫头略带忧伤地说道:“祝师对石之轩因爱成恨,除非石之轩能与祝师重新携手,否则这段仇恨根本没法儿化解。可是……石之轩心中只有碧秀心一人……”
说到这里,她白了楚河一眼,嗔道:“石之轩虽然可恨,却也算是专情之人。可不像某人,花心得要命。左拥右抱不算,还想着出去打野食!”
楚河愕然道:“呃,你该不是说我吧?”
“不是你还有谁?”婠丫头跨坐到楚河腿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凝视着他的眼睛,说道:“小色狼,你以后若是敢对不起人家,人家便去练‘玉石俱焚’,与你同归于尽。”
楚河哈哈笑道:“你们魔女性格真极端,爱和恨都是要死要活的那种。不过我得先问清楚,我做出哪些事情才算是对不起你呢?你该知道,我是不会像石之轩对待祝玉妍一样,对你和小暄暄始乱终弃的。”
“背着人家打野食便是对不起我!”婠丫头很认真地说道:“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后果会很严重的。”
“我知道,我绝不会背着你们乱来的。”楚河搂着她那已不再纤细的腰,额头抵着她光洁的额头,鼻子顶着她的鼻尖,柔声道:“你知道我的性子,我可不是贪花好色的那种人。”
“以前的你自然不是,可是现在……你是名满天下的楚邪王,性情也变了好多。人家很有点放心不下。”婠丫头捧着他的脸,喃喃道:“你武功盖世,却能任我欺负。即使呼喝拍打你也毫无怨言。婠婠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知道你是宠我疼我。有时候人家也想像小暄暄一般乖巧懂事,可是……可是一想起你风光之后,就会有许多爱慕英雄的女子捧你缠你,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骄纵蛮横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你多关注我一些罢了。”
向来自负的小魔女,罕见地说出了这番柔弱的话。
这轻声漫语的倾诉,却在楚河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看着婠丫头那含着淡淡忧伤的美眸,张了张嘴,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全哽在了喉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心动不如行动,此时的楚河,只想以一个火热的吻,来表达他心中的情绪。
可是……当楚河满心激动地准备凑过去吻婠丫头时,这妖女嘴角一翘,眼中浮过一抹狡黠的笑意。随后她咯咯娇笑着避过了楚河的狼吻,自他腿上弹开,轻飘飘地落到了厨房门外,指着满脸愕然的楚大将军得意洋洋地笑道:“被我骗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进?我婠婠像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小女人么?欺负你只是我的爱好而已。哇哈哈哈哈……”
长笑声中,婠丫头捧着肚皮,踏着将军步扬长而去。
楚河悲愤地叫道:“臭丫头,你这是欺骗我的感情!”
“哼哼,人家的专长就是骗吃骗喝骗感情,怎~样!有意见咩?若有意见,尽管去人家办公室留言……”
远离了厨房之后,婠丫头的声音还是这么嚣张,这么得意。不过她的脸上,却已不见那狡黠得意的模样。她唇角挂着一抹淡淡的,温柔而甜蜜的笑意,美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水光。
而厨房中的楚河,也是早已敛去了悲愤的神情。他温和地微笑着,自语道:“臭丫头,总是这么嘴硬又倔强……”
蓝胖子哼着小曲儿,一步三摇地回到了豪宅中。
当他直接翻墙跳进自家大院时,却发现这灯火通明的庭院中静得可怕。
蓝胖这豪宅中有数十名家丁、丫环,养着好几十个歌姬,又有十多个天莲宗的高手护院。家中总人口多达一百多人。无论怎样,在这个时候都不该这么安静。
这诡异的情形令蓝胖子心中一凉,正准备退出院外时,便听石之轩那柔和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安隆,我等你很久了。”
蓝胖子神色一紧,循声望去。只见石之轩高踞院墙之上,负手而立。
月光如水,凉风席席。石邪王沐浴在清凉的月光下,雪白的衣角随风轻扬。潇洒闲逸的神态配上他挺拔颀长的身姿,宛如欲踏月飞升的谪仙。
“秋后算帐么?”蓝胖子心中暗自嘀咕。虽然一个人面对石之轩让他紧张无比,但他是古惑仔金牌打手出身,向来胆色过人,心中倒也没怎么惊惧。再说他本就是要联络石之轩的,现在老石主动找上门来,正合了他的心意。
而就算石之轩翻脸不认人,蓝胖子若一心逃跑,老石也没法儿在短时间内要了他的命。只要能跑到楚河家就算安全。因此这生命危险倒也没有。
“石大哥,晚上好啊!”蓝胖子笑呵呵地向石之轩打了个招呼,说道:“石大哥大驾光临,小弟有失远迎,还望大哥恕罪。说起来,小弟还正准备去找石大哥呢……”
“哦?”石之轩似笑非笑,居高临下地看着胖子:“你想找我,是否奉了楚邪王之命,欲找到我之后,取我性命?”
蓝胖子笑道:“嘿嘿,石大哥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承认,我们今天到幽林小谷,确实是专程杀你去的。但是既然计划失败,那么我们也就不会继续做这种徒劳无功的事情。我们想找石大哥,是另有要事与石大哥商量。”
石之轩淡淡一笑,说道:“你说……你们?这么说,你和楚邪王都有事与我商量?既如此,你们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楚邪王说,他想捧你做皇帝。”蓝胖子笑眯眯地看着石之轩:“并且为此做出了初步的策划。如果你同意合作,那么我们将马上开始宣传造势的工作。”
“捧我做皇帝?”石之轩好笑地看着蓝胖子,说道:“楚邪王除了武功绝顶之外,一无人马,二无钱粮,他凭什么捧我做皇帝?他若真有这个能力,为何不自己上台?将我捧上台,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安隆,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你还是想点别的理由,为自己续命吧。”
婠丫头出去后不久,小暄暄又搬着个小凳子,捧着大肚皮来到了厨房。
她将凳子放到楚河身旁,挨着他坐下,挽着他的胳膊依进他怀中,柔声道:“你今天怎会突然起心争霸天下的?从前你不是只想隐居避世么?要知道,一旦参与了这争端,我们在今后的许多年里,便无法安宁下来了。好不容易才避到蜀中,远离了中原那漩涡中心,为何又要把自己卷进去呢?”
“我也是身不由己。”楚河抚着她的小脸,微笑道:“若是胖子不是附在了安隆身上,若是我们今天没有去招惹石之轩,我们自然可以隐居避世,静待天下太平的那一天到来。可是现在,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
“更何况……就算我不想参与纷争,你觉得婠婠会静下心来么?我敢打赌,在看到蓝胖版的安隆之后,婠婠就已经开始打鬼主意了。与其让她与蓝胖子背着我们惹出大麻烦,倒不如我主动出击,遂了她的心意。”
“这一来,我们就得麻烦不断了。”小暄暄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师门一定会派人来抓我的。师父甚至可能请出宁散人来对付你。”
“怕什么,反正三大宗师都在我们的邀请名单之中。毕玄和傅采林或许不会来,但宁道奇应该能来。”楚河轻轻拧了拧她的鼻子,说道:“这个宁散人,咱们还是可以和他讲讲道理的。就算讲道理行不通,我难道会怕了他不成?谁要抓你,必须先过我这一关。你不会对我这么没信心吧?”
“怎么会?”小暄暄嫣然一笑,在他唇上轻啄一口,“有你保护,我才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只是担心你会遭人围攻,怕你受伤呢。”
“放心,没人能围困住我。”楚河笑道:“我的轻功,若单论速度,连石邪王都不是对手。若成心逃跑的话,谁能追得上我?”
“嗯。总之,无论什么时候,你一定要小心。”小暄暄握住他的大手,叮嘱道:“正面对决,鲜少有人能做你的对手。可是江湖之中,鬼蜮伎俩层出不穷。你没有江湖经验,人家很怕你被人下黑手暗算呢!”
楚河笑道:“放心好了,我会小心提防的。再说,有你和婠丫头这两个老江湖做保镖,谁能下黑手暗算我?好啦,水开了,准备洗澡啦!”
小暄暄红着小脸儿说道:“人家,人家最近胸脯好胀……呆会洗完澡,你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帮人家吸一下?”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连脖子根都红了,声音小得有若蚊蚋。
这丫头,虽然和楚河连二十四桥明月夜、商女不知亡国仇这些花招都试过了,但说起这些闺房私事时,仍是羞涩不已。
“当然可以了,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楚河笑道:“说起来,你们先天高手还真厉害。离宝宝生产还有两个月呢,奶水就已经开始胀胸脯了。这身体素质,还真没得说。”
“不要取笑人家了!”小暄暄扬起小拳头,象征性地捶了他两拳,面红耳赤地嗔道:“不要以为人家好欺负,若再这般取笑我,我便联合婠师姐制裁你……”
“千万别!”楚河抓住她的拳头,笑道:“一个调皮捣蛋的婠丫头就已经让我头大如斗了,若是再加一个精明狡诈的小暄暄跟我作对,那我可真活不下去了!来,让楚哥哥给你一个甜蜜的吻赔罪……”
“石大哥,若是楚邪王肯帮忙,我们绝对能在一个月之内一统蜀中!”蓝胖子胸有成竹地看着石之轩,说道:“他没有钱粮和人马,我有!我的底细你最清楚不过了,钱粮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问题。这乱世之中,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流民之中壮丁一抓一大把,只要有钱粮,还愁招不到兵么?”
石之轩微笑道:“说的容易,若起事争霸这么容易,我之前为何不直接动用你的力量,参与逐鹿天下的大业之中?你的那点实力,就算有我和楚邪王帮忙,最多也就能扫平独尊堡等巴蜀三大势力,用来割据蜀中。
“而一旦割据了蜀中,我们首先就要面对岭南宋家的攻伐。若与宋家纠缠起来,我们将没有任何能力出蜀争夺天下。待与宋家分出了胜负,恐怕这天下早就被某路诸侯平定了。”
“我有利器!”蓝胖子呲牙一笑,“若能成功制造出来,攻城则攻无不克,野战则战无不胜!岭南宋家又怎样?只要石大哥与楚邪王联手,取宋缺性命不是易如反掌?失去了宋缺的领导,岭南宋家就是没牙的老虎,根本没有能力与我们一争长短!”
石之轩淡淡说道:“杀宋缺不是说说就能办到的。他向来不出岭南半步,若是找上门去对付他,即使以我和楚邪王的武功,也无法在宋家地头上伤到宋缺。而仰仗器具之利,固然能争一时之雄。但……”
“石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瞻前顾后婆婆妈妈了?”蓝胖子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石之轩的话,说道:“杀不杀宋缺无所谓,反正若跟宋家交锋,拼的也只是军队,靠的是兵员的素质和武器装备。我们的武器若只比敌人先进少许,确实没办法凭利器吞食天下。但若是我的武器拥有压倒性的优势呢?”
被蓝胖子抢白几句,石之轩也不见着恼。他淡然一笑,说道:“那么,你那种拥有压倒性优势的武器制造成功没有?”
“暂时还没有!”蓝胖子很干脆地说道:“不过只要舍得投入,数天之内就能见到成效。”
石之轩略微沉吟一阵,微笑道:“让楚邪王明天到你家,亲自和我谈谈。呵,真是有趣,难道他已不怕我魔性发作,翻脸不认人了么?”
蓝胖子微笑道:“因为他已经想出了治疗你的办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与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