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妇的极致重生 第098章 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近日,崔幼伯颇为春风得意,先是得了四个乖巧可爱的小宝宝,接着又是升官,最重要的是,他在太子跟前立了大功,从半个心腹晋级为真正心腹,正式加入了太子的亲信班底。

前途一片大好呀,尤其是这厮年纪轻,二十五岁便升至正五品的京官,日后极有可能像他的祖、父一样官至宰相。

京城最不缺投机钻营的聪明人,如今见崔幼伯仕途正好,自是要找机会‘亲近’一二。

所以,三月初二四胞胎弥月的时候,许多没收到请帖的人也纷纷赶到崔家贺喜。

因是为孩子举办的弥月宴,讲究的就是热闹喜庆,萧南也没有把不请自来的人拒之门外,而是命人客客气气的迎进中庭。

一时间,整个荣寿堂宾客云集、热闹非凡。葳蕤院的女眷们个个穿着华美的衣裙,笑声连连的跟萧南说着恭喜的话。

萧南这次生产虽然辛苦了些,但很顺利,所以她并没有像前两次一样做足双月子。

今日萧南可谓是盛装出席,只见她上身穿着杏色窄袖印花绢襦衣,外罩一件蹙金绣半臂,下身配一件红、黄、白三色相间的七间破裙,头上梳着高髻,髻上簪着一支金镶玉步摇,颈间带着一串嵌红蓝宝石的金项链,整个人看上去金光闪闪、贵气逼人。

尤其是她那件蹙金绣的半臂最为惹眼,薄若蝉翼的朱色单丝罗上用金线缠绕金箔,描绘出瑞鸟衔枝的精美图样。那最细的金线比头发丝还细,绣成的图样圆润挺拔、浑然天成。仿若有生命一般。

蹙金绣是彼时最名贵的绣品之一,也只供皇家使用。民间偶有出现,也是用来供奉庙里的菩萨。

萧南身上这件,是太子妃所赐。

今日她特意将这件衣服穿出来,也是表明一种态度——他们两口子是跟太子混的,瞧,她今儿穿的衣服还是太子妃所赐呢。

“乔木,恭喜你呀!”

富态圆润的阿晼凑到萧南跟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故意调笑道:“啧啧。你还真厉害!别人一次生一个都极艰难,你却——”一胞四胎,真不是一般人能生得出来的。

萧南听出阿晼话里的调侃,白了她一眼,凉凉的说:“还行吧,主要是我人品好,福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哼,你以为你笑我是哪啥我听不出来呀!

这年头可不流行计划生育,讲究的是多子多福。姐姐我能生是福气,咋啦?!

阿晼掩嘴咯咯直笑,“是是是,你有福气。呵呵,还别说,我家婆母也说崔大娘子旺夫旺子呢。”

这话不是恭维。而是全京城贵妇们的心里话,萧南六七年间生了四子二女。将人丁稀落的荣寿堂瞬间变得枝叶繁茂,端得是真正的旺家贤妇呀。

萧南跟她说笑了两句。旋即问道:“你家大郎呢,怎不抱来让我看看?”

阿晼回道:“他还小呢,外头又还冷,婆母不放心。”

说道婆母,阿晼忽而想起一事,问道:“对了,你那位前婆母呢?”

萧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道:“我阿娘来了,正拉着大伯母说话呢。”

生产那日,连分家出去的四夫人姚氏都跑来探问,她那位前婆母却硬是能在隔壁装死不肯来。公主阿娘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当时担心她生产,这才没有当场发作,接着萧家又有事儿,阿耶和阿娘忙着去接祖父回京,一时腾不出手收拾郑氏。

忍了一个月,总算寻到了机会,大公主岂能放过郑氏。

萧南坏心眼的想,唔,这会儿郑氏应该正被大公主当众训诫吧?!

大公主确实有贤良温柔的美名,但,她的贤良是相较于其他公主而言,大公主本身的脾气并不小,尤其事情牵扯自己亲生女儿时,她更不会对郑氏客气。

果然,两人正说着,大夫人一脸灰败的从正堂出来,碰到相熟的贵妇时,她便强打精神与人寒暄,半句不敢说萧南或者几个孩子的闲话。

还真是‘小人畏威而不怀德’呀,似大夫人这样的人,就不能跟她太客气,否则她便会忘了身份。

大夫人此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刚才大公主当着那么多贵妇给她没脸,话里话外提醒她不要忘了老夫人的遗言,别总端着生母的架子为难崔幼伯两口子……最后更是把一个宫女抬得老高,几乎要让她向冯尚宫行礼了……

唉,太丢人了,大夫人觉得她几十年的老脸都要丢光了。

偏她还不敢也无法辩驳,因为大公主说话的时候温温柔柔,句句合情合理,半分没有明着指责她,可那些话字字如针,刺得她一头一脸血,好想寻个地洞钻进去。

尤其是那些贵妇跟她贺喜的时候,大夫人更觉得难堪,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了,她总觉得人家的那句‘恭喜’是在嘲讽她。

正想着呢,又有个贵妇来到她身边,满脸羡慕的对她说:“恭喜恭喜,哎呀,还是崔大夫人有眼光,当年一眼相中了襄城郡主……一胞四胎,啧啧,端得是福泽深厚呀!”

大夫人满嘴苦涩,可她还有做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还要客客气气的跟人道谢。

一天下来,大夫人的脸都‘笑’瘫了,回到迎晖院便病倒了。这次是真病了,还是心病,太医瞧不出症状、药石也没啥效果。

萧南听闻后,心中冷笑,看到崔幼伯坐在地衣上跟四个小包子讲故事,便故作担心的说道:“郎君,大伯母身子不好,待会儿你带着长生去看看吧。我这里还有些人参,你一并带过去。”

崔幼伯抱着本山海经读得热闹,忽听到萧南的话,他放下手里的书卷,沉声道:“嗯,娘子说的是,下午我去瞧瞧。”

语气很随意,显然对大夫人的‘病’并不着急。也不能怪崔幼伯,狼来了的故事听得太多了,他都不信自家亲娘了。

下午,崔幼伯果然带着灵犀和长生去荣康堂探望大夫人。

没过一个时辰,他便沉着脸回来了。

“郎君,怎么了?大伯母的病很严重?”萧南见崔幼伯一脸便秘的样子,心中纳闷。

崔幼伯坐在萧南对面,端起小几上的茶盏,轻啜了几口茶,似是在平复烦躁的心情,好一会儿,他才道:“没事儿,太医说大伯母只是上了年纪,小有微恙,平日里仔细调理便可。”

其实也就是没病的意思。

崔幼伯生气的并不是阿娘又装病,而是她见了自己,不说关心他的差事,也不说关心刚满月的四胞胎,而是指责他不该冷落杨婥。

还说,杨婥最近身子不好,他应该多去陪陪她。

崔幼伯险些当场发飙:阿娘,我家娘子刚刚生完孩子呀,难道我不该好好陪着她们母子几个?还有,我家娘子生产的时候,岳父岳母住在开化坊都大老远的跑了来,且一直守到次日见娘子母子均安才回去,阿娘您就在隔壁,您宁肯装病都不愿去瞧瞧?

好吧,崔幼伯知道阿娘不待见娘子,可不是有句话叫‘爱屋及乌’吗,阿娘若真的疼爱自己,不为别的,单看在他和几个孩子的面子上,也不该对娘子如此冷漠呀!

偏他还记得面前这位是他的亲娘,碍于孝道,他什么都不能说,只默默的忍着。

但回到葳蕤院,看到娘子如此关心阿娘的样子,他、他又觉得阿娘太过分,想了想,道:“对了,上次我在信中所说之事,娘子也留心些,家中的这些侍妾,只要没有生养的,想出府嫁人的,娘子帮忙给她们选个夫婿。不愿意出府的,就给她们寻个僻静些的院子,让她们远远的住到一边去。”

咦?这家伙是来真的?他真想把家中的侍妾打发出去?

萧南看着崔幼伯面沉似水的神情,心中忍不住暗暗吃惊。

傍晚,萧南以养身子为名,继续将崔幼伯赶出寝室,崔幼伯并没有去侍妾那儿,而是直接去了外书房。

第二天上午,碧丝前来汇报,说郎君在书房只是读书,阿槿端着亲手做的燕窝羹去探望,郎君连门都没让进,直接把人赶了回来。

随后,杨姨娘身边的姚黄去外书房,哭着说杨姨娘又病了,请郎君过去看看她,结果也被崔幼伯严词撵了出来。

“哦?这么说郎君一个人在外书房安歇的?”竟没召侍妾?

萧南挑眉,她实在不相信崔某人真的转性了!

碧丝抬头悄悄看了萧南一眼,面露赧然,道:“婢、婢子也去了趟外书房,但郎君只让婢子研磨、铺纸,随后便打发婢子回去了。”

这次,萧南是真的吃惊了。崔幼伯拒绝阿槿和杨婥,估计是一时忘不了两人在解县的所作所为,也算是情有可原。

但碧丝一向乖巧听话,崔幼伯对她也颇为喜欢,如今连她也拒绝了,这确实有些反常呀!

过了几日,萧南暂时将此事放在一边,她忽而想起她的海岛计划,也不知道肖义他们有没有造出宝船。

中午,萧南打发掉身边的人,趁机进了桃源。

通过控制台她知道肖义还在太仓岛,她便借由桃源的坐标点直接去了太仓岛。

岛上,化名为李大郎混进太仓岛的李荣一脸惊愕的看着不远处的绯色身影,心中如惊涛骇浪般起伏不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ps:额,更新晚了,抱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弃妇的极致重生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