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妇的极致重生 第067章 摊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正房里,玉竹跪坐在榻前,低声回禀着:

“您刚出去没多久,杨姨娘和阿槿便去了荣康堂,大约半个时辰后,大夫人带着十几个仆妇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秦妈妈见情况不对劲,忙上前询问……”

萧南斜倚在榻上,身后放着个斑丝隐囊,她双手轻轻抚着小腹,一边无声的安抚腹中的宝宝,一边凝神听玉竹的回禀。

“哦,”良久,待玉竹说完整件事的起因,萧南淡淡的问道,“也就是说金枝发现阿槿与杨姨娘行迹鬼祟,悄悄跟了上去,不想却被大夫人的人发现了,大夫人以此为借口,大肆吵闹起来?”

玉竹点头,“是的,大夫人说金枝受了旁人的指使,窥伺主人的行迹,实在可恶,当着荣寿堂众仆妇的面,大夫人命令赵妈妈‘教训’金枝,并逼问她背后主使者是谁。”

“而金枝却死活都不说,”对于金枝的忠诚度,萧南还是非常自信的,“所以,大夫人便罚金枝跪在那里?”

“嗯,金枝确实是个忠心的,”玉竹想起上午的那一幕,也忍不住叹了一句。

虽然萧南并没有命令金枝去跟踪阿槿或者杨姨娘,但她确实曾说过,让金枝看好那几个女人。

所以这件事也可以说是萧南‘指使’的。

“可怜她被赵妈妈用戒尺抽了十几个耳光,好好一张芙蓉俏脸都被打肿了,”

玉叶颇为感慨的说道,“结果,金枝还是咬死了自己只是好奇,才会跟着杨姨娘,并不是受人指使。”

萧南想到金枝和玉叶狼狈的模样,也有些不忍。

说实话,起初她对这四个侍婢的感觉很复杂,她们几个虽是自己的人,但却又是崔幼伯的女人。不管她的心里有没有崔幼伯。他都是自己的丈夫。没有哪个女人会跟丈夫的其它女人打成一片。

萧南与四个侍婢的关系,说穿了就是个交易的关系:四美婢帮她拢住丈夫、并监视其它的侍妾,而萧南则给她们富贵的生活、并观其行的送个孩子。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萧南与四人相处久了,发现这四个人很守本分,除了绯衣曾偷偷跟娘家联系外。四人没有做过任何有违主人命令的事儿。

这让萧南对四人的观感也渐渐好起来,尤其是崔幼伯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磨掉了她对他最后一点期望,让她直接把丈夫当成了合伙人。

没有了感情的牵绊,萧南从夫妻关系中抽离出来,使得她看待那些女人时。心态愈加平和——这个男人她都不在乎了,又何必妒忌他的情人们?!

经历了这些,萧南反而愈发看重那四人。

当然,金枝她们这几年来做得也确实不错,因为有她们的存在,崔幼伯再也没有出去风流过,杨婥则是个意外。

“嗯,这次委屈她们了。”

萧南很清楚。金枝所谓的‘罪名’根本就是大夫人的借口。

而大夫人会这般执杖明火的闯入荣寿堂,当众责罚萧南的亲信。不过是想趁着萧家出事的当儿,好好教训萧南,顺便震摄下荣寿堂的上下仆役们,从而树立她这个郎君生母的权威罢了。

想了想,萧南吩咐道:“待会儿给她们两个送些‘玉颜膏’,再每人赏赐二十贯钱。告诉她们,这次的事儿,我都知道了,她们的委屈我也清楚,日后我定会好好补偿的。”

“是,婢子一会儿亲自送去!”玉簪应道。

“金枝是因为‘窥伺主人行迹’而被罚,那玉叶呢?她又是为何被罚?还有小二娘,她怎么落到葛妈妈手里?”萧南问道。

“是这样,冯尚宫听到外面的喧哗声,赶忙出来查看,见是大夫人,便依礼问安,”

玉竹的脸色有些不虞,接着说道,“但大夫人对冯尚宫很冷漠,也很失礼,就差明着嘲讽她是宫奴了。”

萧南早就猜到大夫人会对冯尚宫无力,但还是没想到她会如此刻薄。

玉叶抬眼偷看了下萧南的脸色,见主人果然一脸怒容,忙又垂下头,“冯尚宫虽暗自气恼,但还是恪守礼仪。随后,冯尚宫看到被责打的金枝,便问大夫人,可是金枝做了什么错事,冲撞了大夫人,还说,如果金枝果真犯了错,她定会依家法惩处。冯尚宫还当场勒令金枝向大夫人告罪。”

冯尚宫的处li方式,基本上和萧南的一致,唯一的区别在于,两人的身份不同,得到的效果也就很不一样。

大夫人听了冯尚宫的话,非但没有消气,反而愈加气恼,几乎是指着冯尚宫的鼻子呵斥,‘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介鄙吝宫奴,也敢在本夫人面前指手画脚’。

西跨院的玉叶母女听到动静,偷偷出来查看,不想却正好撞到大夫人的枪口上。

大夫人越骂越生气,一眼瞥见到玉叶和阿嫮后,忍不住想起了几个月前被萧南羞辱的那件事,直接把炮火对准了玉叶。

“小二娘见几个婆子抓住了玉叶,顿时吓得不轻,当场哭着喊着要阿娘,”

玉竹想到小娘子哭得差点儿断气的可怜样子,不由得轻叹一声,“小二娘哭喊不止,大夫人心烦,便让葛妈妈把小二娘抱下去。冯尚宫见状,生怕她对小二娘不利,出言阻止。铁娘子和婢子听到消息,担心把事情闹大给您招惹麻烦,就没通知甲卫,而是带着后院的一些心腹、能干的仆妇前去阻止。”

于是,便有了萧南回来时看到的那一幕。

玉竹回禀完,深深的叩了一个头,“都是婢子没用,没能及时制止大夫人,闹出了这样的乱事。”

萧南皱了皱眉头,语气中带着几分懊恼:“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你们。过去我总想着低调,尽量不招惹是非,连带着你们也都变得胆小、拘谨起来,更纵得那些人忘了尊卑、规矩,险些辍了萧氏女的名声。”

玉竹抬起头,难掩惊喜的轻呼:“郡主?”难道郡主终于想通了,不再委屈自己?

萧南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嗯,我想过了,从今以后,我既是荣寿堂的当家主母,又是钦封的襄城郡主,但凡是有人再敢生事,我也好、你们也罢,都要拿出该有的气势来,好好惩戒她们!”

“恩恩,”玉竹连连点头,嘴角更是忍不住扯开笑容,“婢子谨遵命!”

这时,忽然传来熟悉的呼唤声。

主仆两个不再言语,细细听着。

“是郎君!”

玉竹猛然想起院内的一片狼藉,担心的说道:“郡主,外头还都没有收拾,若是被郎君看到了,再提及上午的事儿……”

郡主可是毫不留情的将大夫人身边的人打了个半死呀,郎君是个孝顺的,知道了此事,肯定要与郡主争执呀。

萧南摆摆手,“无妨,我故意没让人收拾,就是等着郎君来问我。”

正说着,崔幼伯已经迈大步快速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安然斜倚在榻上的萧南后,大大的松了口气,“呼~~~娘子,你无碍就好!”

萧南对几个侍婢使了个眼色,玉簪和玉竹会意,纷纷带着小丫鬟们退出了正房。

崔幼伯几步奔到榻前,仔细打量了萧南一番,见她确实没事儿后,才问道:“娘子,是不是家中来了匪人?为何院中满是狼藉?地面上还有大片的血迹?”

萧南坐直身子,淡淡的说道:“郎君猜得没错,家中确实来了匪人!”

崔幼伯大骇,连声问道:“什么?真的有匪人?你和孩子们都没事儿吧?对了,灵犀和长生呢?怎不见他们?”

说着,崔幼伯转头左右寻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一双儿女的踪影。

见崔幼伯满脸焦急,眼中的担心与关切并不似作伪,萧南冷成一片的心底稍稍透过一丝暖意,“郎君放心,我和孩子们都没事儿,就是阿嫮那孩子被惊着了,这会儿还哭着呢。”

“阿嫮?”他的小女儿?

崔幼伯对阿嫮虽不如对灵犀那般看重,但那也是自己的女儿,听说她被吓到了,很是担心。

不过,崔幼伯更气恨那些胆敢闯入他家里的‘匪人’,只见他咬着牙,恨恨的问:“那些匪人呢?可曾命人抓起来?”

萧南浅浅一笑,道:“郎君放心,我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她们作乱,当时便叫来甲卫,将她们全都拿下,并且施以杖刑。”

哦,拿住了,还打过了,很好,很好。

崔幼伯满yi的点点头,他家娘子办事就是这么稳妥。

但很快的,崔幼伯就发现了不对劲,荣寿堂里外都有甲卫看守,那些匪人是怎么闯进来的?还有,听娘子的话,似乎那些匪人进了门,甲卫们竟毫无觉察,反而要让人去唤?

“等等,娘子,那些匪人到底是些什么人?难道竟是从旁处闯进来的?连守卫的甲卫都不曾发觉?”

崔幼伯缓步走上主位,坐在萧南的身边。

萧南直直迎上崔幼伯的双眸,一字一顿的说道:“没错,那些匪人都是从隔壁荣康堂摸进来的,是大伯母亲自带来的……”

ps:厚厚,谢谢书友100711231514447亲的和氏璧,终于有和氏璧了,某萨好激动,o(n_n)o~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弃妇的极致重生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