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 第十章 床头婴灵,招揽旧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瞧见这窗台上的倒霉熊孩子,我在床头腾地坐直起来,大声喊道:“我艹,这什么鬼东西?”

说着话儿,我随手便抓起一个枕头,朝着坐在窗口的那个娃娃扔去。

这枕头不重,轻飘飘地砸过去,然后……透过那雌雄莫辨的娃儿,直接掉落到了窗外去——灵体,鬼娃娃!

我和杂毛小道都跳下了床来,虎视眈眈,如临大敌,而杂毛小道把房间里的灯打开,瞧见那娃娃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有一种居高临下地淡定。双方沉默了将近半分钟,而这个时候我的意识也终于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瞧见这娃娃年纪只有三四岁,头发油亮,小身子悬浮半空,头有点儿大,整体看上去很漂亮,只是每隔几秒钟便会浮现出树杈状的青筋凸起,感觉略为恐怖,而且我莫名地就感觉有一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一般。

那鬼娃娃见我们都清醒过来,并没有任何惊慌,只是安静地打量着我们,一双天然呆的白色眼睛里面突然出现了黝黑的光芒,而这光芒一出现,仿佛只是一具躯壳的它忽然有了灵魂一般,呵呵地笑了起来,十分地瘆人。

我以前谈过,所谓鬼,其实是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灵物,偶尔与我们交集,但并不多;它也没有声带,所谓的鬼哭,只不过是与这世界磁场、炁场的共鸣而已,当然,如果真正厉害到一定程度的鬼魂,其实也是能够说话的,比如我们面前这一位:“你们两个,就是闵师留在乡下的那两个二愣子徒弟?”

这个小鬼娃娃腾然站了起来,背着手,悬空而走,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打量着我和杂毛小道。

我不说话,旁边的杂毛小道平平推出一掌,将这个小鬼侵袭过来的阴气屏退,缓缓说道:“我们的确是闵师的弟子,那么你是谁?”身处于邪灵教内部,自然不可能会有什么孤魂野鬼随意前来索命,那么此刻出现的这个小鬼娃娃,必定也是邪灵教中的人员。

杂毛小道这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小鬼娃娃略为满意,颔首点头说道:“你就是高海军吧?看来闵师的《大自在观想六欲天心经》,你已经炼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果然,修行一道之上,你甚至比大猛子还有天分啊,的确是老头子准备留来做衣钵传人的家伙——你们两个在乡下,天天苦修,但应该也有听过我的名字吧?”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我见这小鬼头虽然模样中性俊美,但是发出来的声音却是阴郁的女声,字间行里还带着一股子媚意,更是觉得有些熟悉,莫名地就有些心烦意躁,强自按捺,冷声哼笑道:“看来阁下跟恩师倒是有一些渊源,不过我们真的没有见过你,表明身份吧,不然我们可要动手了!”

哈哈哈……

小鬼娃娃突然发出一阵恶毒的笑容,整个房间里面的炁场一片紊乱,那灯光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要熄灭。

一股阴霾从它的身上传出,朝着我的这边袭来。我心一惊,晓得这小鬼娃娃的修为造诣已然到达了一种诡异莫名的地步,我们要是稍不留心,说不得还有在这阴沟里面翻船的可能,于是后退一步,双手结了一个大自在天的印法,按照闵魔之道作了观想法,隐隐将这场面给镇压下来。

小鬼娃娃瞧见我三两招便稳住阵脚,晓得厉害,却也并不再咄咄逼人,停止在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它刚才的展示,只不过是表达出自己的力量,让我们不敢轻视于它,收敛之后,它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们两人的基础都是十分不错的,即便是以我前往西川鬼城,吞噬了灵都鬼将之后的实力,对你们也仅能起到压制的小小优势,如此看来,闵师真的是后继有人,可以在地下长眠了。我说过,我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你们一定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王珊情!”

我艹,不是吧?听到这个小鬼娃娃陡然说出这一个几乎被我扔到记忆深处,蒙上一层灰的名字,我差一点就要叫了出来,下意识地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

对,这怎么可能呢,诡异工厂一役,那个恶毒的女人早就已经被发狂变异之后的闵魔将头骨啃破,妥妥地死了,怎么时至如今,又冒出这么一位来呢?

我的脑子一阵混乱,突然想起了先前在酒店里的时候,老夜那意味深长的话语——他说杨振鑫之所以被隔离审查,便是一个阴魂不散的女人,而那个女人,莫非就是她?我这边默然不作声,杂毛小道的反应到底还是迅速一些,故作惊讶地喊道:“大师姐?不可能!”

王珊情自从被闵魔重用之后,地位便一直火箭一般地提升,特别是她开始与闵魔同修邪功,成为一众闵魔门徒实际上的师母之后,更是与大猛子等人齐平,成为闵魔门下女弟子的头把交椅。这个曾经是乡下女孩、工厂女工、饰品店女店员和发廊小姐等多种角色的传奇女孩终于实现了人生逆袭,然而在最辉煌的时候,却给我们弄死。

面前这小鬼娃娃似乎预料到了我们两个的惊讶,淡淡解释道:“我没有死,很意外吧?你们不相信,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的尸身,早就已经融成死灰了。不过你们没有见过以前的我,但是也应该见过此时此刻的我吧?”

它指着自己的身体,我仔细一打量,瞧着这虚无缥缈的鬼娃娃,越看越有些熟悉。

“闹闹”——我的脑海里突然一阵灵光闪过,整个词便立刻浮现出来。

对了,这个小鬼是闹闹,是当初被王珊情在鹏城炼制、并且献给闵魔的恶灵童子,虽然它此刻的模样变化了许多,但是依然能够看出他生前的模样来。如此一回忆,我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当初王珊情临死之时,竟然将自己的残魄包裹在精血之中,吐在闹闹的身上,然后通过不断的争夺,竟然将这个小鬼娃娃给夺了舍,鸠占鹊巢,方才变成如此模样。

妈的,真是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啊!

这臭女人脑袋被人当作鸭脖子啃得稀碎,竟然还能够活生生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想透一切,缓声出言说道:“对,对,你是闵师身边出现的那个鬼娃娃……不过不对啊,那孩子,脑袋可是硕大如冬瓜的!”

“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

王珊情的小脸扭曲,眼睛里面闪烁着邪恶的光芒,恨声说道:“我当初仓惶附在这头小鬼身上,逃离现场,藏身在一条臭水沟里面,光夺舍就用了三个多月!后来才被赶来打探情报的魅魔大人发现,收留起来,然后将我辗转送到岷山老母门下修行,然而那女人又跑去茅山送死,还好我没有跟着,要不然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们瞧见这王珊情极力回首往事,充满了愤恨,对我们却并无疑虑,晓得这小鬼娃娃感知到我们假修出来的心经炁场,以为无恙,不由得暗自长舒了一口气。

说句不客气的话,此时此刻,王珊情虽然已然累积了一定的实力,然而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和它都已经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境界,即便它化身为鬼,也很难看穿我们的伪装。它如此一通说,杂毛小道回应,说大师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吉人自有天相,而我们闵粤鸿庐一脉,总算也是有了振兴的希望。

听到杂毛小道这般说,这小鬼娃娃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充斥着对权力的欲望,沉声说道:“我听说了,佛爷堂将你们从乡下找来,就是准备重建闵粤鸿庐,只是不知道将以你们谁为首?”

它话语里面透露着一股紧张,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暗笑,此女即便是化作了小鬼婴灵,还是充满了掌控欲,怪不得对我们没有什么怀疑,原来是有求于人。

杂毛小道也是个妙人,眼睛一转,立刻出言说道:“本来我和张建师弟还在头疼此事,大师姐你是知道的,我们两个都是粗人,一直在乡下,也没有什么见识,突然之下,感觉到肩头重任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如今大师姐你回来了,我们也就有了主心骨,那这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重建鸿庐,一切以你为主,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便是了。”

王珊情见我们如此上道,不由得笑了起来,假意谦虚几句之后,满口承诺,说它从师父那儿学得许多秘术,到时候,自然会传承给我们。这番说得热闹,突然门外有个女声响起,说媚魔大人要见我们。

听到这句话,这小鬼娃娃白嫩嫩的脸上莫名多了一丝红晕,吃吃地笑了,说你们两个,一会可得悠着点,自求多福,可别被吸干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苗疆蛊事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