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第二百一十七章 恶罗海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很有把握的认为,我们所在的这座“大蜂巢”古城,并非真正的“恶罗海城”,而是“无底鬼洞”,并让我和胖子看看明叔父女的后颈。

我心想“古城洞”之间的差异,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不过时间凝固的“恶罗海城”与深不见底,充满诅咒的“鬼洞”,都是凌驾于常识之外的存在,根本不能用普通的思维去理解,所以也并没有感到过于惊奇。

我过去扒开明叔后脖子的衣领,果然看到他后颈上有个浅浅的圆形红痕,而且并非是在皮肤里面,象是从内而外渗出来的一圈红疹,只不过还非常模糊,若非有意去看,绝难现,我又看了看阿香的后颈,同明叔一模一样。

这是被“无底鬼洞”诅咒的印记,虽然只是初期,还不大明显,但在一两个月的时间之内,就会逐渐明显,生出一个又似漩涡,又似眼球的胎记,受到这种恶毒诅咒的人,在四十岁左右,血液中的血红素会逐渐消失,血管内的血液慢慢变成黄色泥浆,把人活活折磨成地狱里的饿鬼。

但明叔等人最近一个多月始终是和我们在一起,不可能独自去了新疆塔克拉玛干的黑沙漠,难道他们父女当真是由于见到了这座“蜂巢”古城,才染上这恐怖的诅咒吗?

明叔一头雾水,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但是听到什么“诅咒”、“鬼洞”之类的字眼,便立刻觉察到一阵不祥的预感,忙问我究竟,我正有许多事要问一时没空理会他,便让胖子跟他简单的说说,让他有个精神准备。胖子幸灾乐祸的一脸坏笑,搂住明叔的肩膀:“这回咱们算是一根绳上拴的蚂蚱了,走不了我们,也跑不了你们,想分都分不开了,我给亲人熬鸡汤里怎么唱的来着了,这叫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啊,您猜怎么着。它是这么这么着……”

胖子在一遍添油加醋地给明叔侃了一道“无底鬼洞”的事迹,我则把拉到一旁,问她究竟是怎么现这些事情的。为什么说大伙都被阿香的眼睛给骗了?

将我带到最后几张人皮壁画前,看了上边向“蛇神之骨”献祭的仪式,原来蛇神埋骨的地方,就是我们在黑沙漠扎格拉玛神山下见到的“鬼洞”。

这些人皮壁画并未明确的指出“蛇神之骨”是在新疆,但结合“世界制敌宝珠大王”的长诗,就不难做出这样的判断。在昆仑山遥远的北方,有一处藏有宝藏的僧格南允洞窟,里面有五个宝盒,分别被用来放置“蛇神”的骨骸,蛇神的两个神迹,分别是虽然身体腐烂只剩骨架,但它的大脑依然保存着“行境幻化”的力量,另外蛇头上的那颗巨眼,可以使它的灵魂长生不灭。在天地与时间的尽头,它会象凤凰一样,从尸骨中涅盘重生,并且这个巨眼,还可以作为通向“行境幻化”之门的通道,也就是佛经中描述的第七种眼睛“无界妖瞳”。

如果用科学现象来解释。恐怕这“行境幻化”,就是美国肯萨斯特殊现象与病例研究中心的专家们,所一直研究的那种“虚数空间”,神话传说中“凤凰胆”是蛇神的眼睛,但没有人亲眼见过,是不是那个“虚数空间的有蛇骨,那是无法确认的,也许“蛇骨”只是某种象征性的东西。

在人皮壁画最后的仪式描绘中,魔国的先祖,取走了“蛇骨”的眼睛,并且掌握了其中的秘密,然后远赴昆仑山喀拉米尔,建立了庞大的宗教神权,每当国中有拥有“鬼眼”的鬼母,便要开启眼中的通道,举行繁杂的仪式,将俘虏来的奴隶用来祭祀“蛇骨”,凡是用肉眼见过“行境幻化”的奴隶,都会被钉上眼球的印记,然后像牲口般的圈养起来,直到他们血液凝固而死,魔国人认为,那些血都被“行境幻化”吸收了,然后由信徒吃净它们的肉,只有牢固遵守这样信仰的人,才被他们认为是修持纯洁的男女信徒,在本世将获得幸福、欢乐还有权利,在来世也会得到无比的神通力,这与后世“轮回宗”教义的真谛完全一样。

魔国附近的若干国家,无数的百姓都沦为了“蛇骨”祭品,但魔国中的祭师大多掌握这邪术,尤其是善于驱使野兽和昆虫,各国难以对敌,知道格萨尔王和莲花生大师携手,派勇士潜入魔域,将那颗转生的宝珠“凤凰胆”用计夺走,加上在那不久之后,魔国的主城“恶罗海城”神秘的毁灭,双方力量立时生逆转,联军(长诗中称其为“雄师”)扫荡了妖魔的巢**,制敌宝珠之王的事迹,在雪域高原说唱诗人的口中,不断传唱至今。

“凤凰胆”很可能在那个动荡不安的时代,流入了中原,如果周文王演测此物为“长生不灭”之物,也可以说应该是完全有道理的,到此为止,“凤凰胆”的来龙去脉,基本上算是搞清楚了,但我们所在的“恶罗海城”,又是什么?这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城中的时间凝固在了一瞬间?

说:“恶罗海城中的居民去了哪里,大概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老胡我记得你在九层妖塔中和我提过,那具冰川水晶尸似乎少了些什么,轮回宗的人不辞辛苦,挖开了妖塔与灾难之门,这些都是为了什么?但当时局面混乱,咱们没有再来得及细想,现在回忆起来,那具冰川水晶尸,没有眼睛和脑子。”

当时我只模糊的记得,冰川水晶尸皮肉都是透明的,只有五脏六腑是暗红色,好像鲜红的玛瑙,确实象是少了一部分,轮回宗就是将她的头脑包括妖瞳,都取了出来,放入了灾难之门后边?轮回宗找不到蛇骨埋葬之地。却可以设置一条通道,或者说是镜像。

说,一直看到人皮壁画中最后的仪式那部分,才明白究竟,轮回宗想继续祖先的祭祀,开启了一座本已消失于世的古城,这座城是鬼母生前的记忆,举个例子来说,在那屠房里,刚刚被斩的牦牛。煮熟的牛肉,门上未干的血手印,也许并非生于同一时间段。这些都是在鬼母眼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碎片,通过妖瞳在“虚数空间”里构造的一座记忆之城。

铁棒喇嘛都承认阿香有着野兽动物一样敏感的双眼,这使我们对她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依赖与信赖,她是能看见真实与虚幻,但她毕竟只比人类的眼睛稍微敏感一点,根本不能分辨这通过印象建立在“虚数空间”中的古城。虽然只是鬼眼利用鬼洞的能量,所创造出来的镜像之城,但它同样是客观真实存在的,就如同黑沙漠中那个没有底的“鬼洞”,看到他的人都会成为“蛇骨”的祭品,可以随时离开,但临死的时候,你还是属于这里的,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开,甩不掉,鬼洞是个永无休止的噩梦。

这时明叔被胖子一通猛侃,唬得魂不附体,走过来又同我确认,我把的话简单的对他讲了一遍,明叔哭丧着脸对我说“胡老弟啊。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我做牛做马,像条狗一样辛辛苦苦打拼了一辈子,想不到临死也要像条狗,成了什么蛇骨的祭品也就算了,可怜阿香才有多大年纪,我对不住她的亲生父母,死也闭不上眼啊。”

我对众人说:“虽然明叔同阿香被卷了进来,而且这座城也并非真正的恶罗海城,但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如果不到这里,咱们也无法见到这些记录着魔国仪式真相的人皮壁画,这说明咱们还是命不该绝,那么然后呢,然后……”

接口说,然后只要找到真正的“恶罗海城”遗迹,在最深处的祭坛里,举行相反的仪式凰胆”关闭“行境幻化”,这个诅咒也就会随之结束,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诅咒,我想这种鬼洞的诅咒,很可能是一种通过眼睛来感染的病毒,一种只存在于那个“虚数空间”中的病毒,切断它们之间的联系,是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

明叔一听还有救,立马来了精神,忙问如何才能找到真正的“恶罗海城”遗迹?这才是重中之重,能否保命,全在于此了。

我此刻也醒悟过来,一个环节的突破,带来的是全盘皆活,马上招呼众人快向上走,回到城边的绿岩上去,于是大伙抄起东西,匆匆忙忙按原路返回,绿岩的两侧,一边是笼罩在暮色中的“恶罗海城”,但那是鬼母的记忆,而绿岩的另一边,是清澈透明的“风蚀湖”,湖中的大群白胡子鱼,以及湖底那密密麻麻的风蚀岩洞,都清晰可见。

传说中“恶罗海城”就位于“灾难之门”后边,真实的“恶罗海城”原形,应该与那记忆中的古城完全一样,全部是利用天然的巨大风蚀岩建成,此时众人望着湖底蜂巢般的窟窿,已经都明白了,由于魔国崇拜深渊和洞**,所以城下的洞窟挖得太深了,真正的“恶罗海城”已经沉入了地下,被水淹没,几千年沧海桑田,变成了现在这处明镜般的“风蚀湖”,至于城中的居民变成鱼的传说,应该是无稽之谈,说他们都在地陷灾难的时候死掉喂了鱼还差不多,传说蛟鱼最喜戏珠,那些凶猛的黑白斑纹蛟,之所以不断袭击湖中的鱼群,大概是想占了湖底的珠子,也许轮回宗的人就是将鬼母的眼睛,放在了湖底。

当然在未见到之前,对这些事情,还只是全部停留在猜测阶段,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想找到更深处的祭坛,就要冒险从中间最大的风洞下去。书盟

手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鬼吹灯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