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第二百一十六章 隐藏于真实背后的真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停下脚步,站在明叔和阿香对面七八步的距离,面对着明叔指向我的枪口,我已经明白了,一定是阿香说我被那种东西上身了,我同她无怨无仇,她不应该陷害我吧?难道就是由于我没答应娶她?女人怎么能这样!不过阿香脾气好像很好,应该不至于,或许因为我实在太有魅力了,我脑子里开始有点混乱,但突然想到,莫非是我身上真有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我马上在心中默念了两段毛选:“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是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以及自我批评的作风。”没问题,我还是我,可以放心了。

明叔对我说:“胡老弟啊,你我交情不薄,我看你前途无量,所以才有意将阿香许配给你,不过你现在真的有问题了,阿香的眼睛不会看错的。”

这座“恶罗海城”中的情景,实在是远远出了人类可以想象的范畴,什么事都有可能生,我对此有心理准备,而且我知道明叔的老婆和保镖、马仔死后,他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他是绝对敢开枪的。

但明叔刚举起枪的时候,我身后的胖子和也将两支运动步枪瞄准了他的脑袋,我对后面的胖子一摆手,让他们冷静一些,如果有一方沉不住气先开枪,不管是谁倒在血泊中,那都是非常可怕的自相残杀。

明叔刚才却是紧张过度,这时候他那个号称“小诸葛”的头脑慢慢恢复了过来。当前的局面他自然看的出来,应该知道只要他再有哪怕一丁点出格的举动,胖子和会毫不犹豫的用子弹在他脑袋上开两个窟窿,想要把手枪放回去,却又觉得有些尴尬,想说些片儿汤话圆场。也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了,过了半天才解释拔枪是想打我背上的东西。这世上哪有岳父大人开枪打自己女婿的事?

我看出胖子和的枪口,使明叔的心理防线崩溃了,再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开枪了,于是直接问阿香。到底怎么回事?究竟看到我背上趴着什么东西?

阿香说:“胡大哥,我很害怕,我刚才确实看到你背上有个黑色的东西,但看不清是什么。好象是个黑色的漩涡。”

“黑色的漩涡”?难道是身上的眼球诅咒开始有变化了?但阿香为什么没看到和胖子身上有东西?我赶紧用手指着自己的后颈问阿香:“是这里?”

阿香摇头道:“不是的,在你的背包里面……现在也还在的。”

我急忙把身后的背包卸下来,现背包的两层拉链都开了,好象是在通道尽头的时候,胖子从我的包里掏过探阴爪,准备探查石门后有没有机关,由于用完之后还想放回去,他就图省事没把背包拉上,阿香的眼睛只能看到没有遮盖的区域。即使不是直视,或没有光线,但我的背包里能有什么东西?

我把里面的东西全抖了出来,阿香指着一件东西说:“就是它……”

这是也过来观看:“凤凰胆!”这枚珠子本来与献王的头颅融成了一体,后来被我们带回北京。经过巧手工匠切剥,也难以尽复原观,这时一看,现它表面上那一层玉石竟然在逐渐融化消失,露出了里面的珠子,它本身就有一种能吸引混沌之气的能量,阿香看到的就是那种东西。

看来“凤凰胆”是一定受到了这座神秘古城的某种影响,也许会和那使时间凝固住了的“关,有这颗珠子在手,也许我们就有了开启那扇尘封着无数古老秘密之门的钥匙。

胖子见我们这没有什么意外,便趁这机会,过去把明叔的武装解除了,顺手把他的瑞士金表也搜出来,捎带着给一并没收了,明叔这回算是在胖子手里有短了,一声儿都没敢吭。

我和对着“凤凰胆”观察了一番,但一时还参悟不透,总之,这颗代表长生不灭的轮回之眼,与这“恶罗海城”的秘密,还需要在城中继续寻找,于是把珠子重新装好,对明叔和阿香稍微解释了一下,这是一场误会,这座“恶罗海城个鬼影都没有,让他们不用担心,如果还是不放心想要分道扬镳的话,那就请自便,自己身上都长着腿,没人拦着。

随后我们走进了石门后的大殿,这里只有一进,石柱上都有灯火,墙上满满当当的绷着几百张人皮,以前看见壁画都是绘在墙上,而这里竟然是用红蓝四色将城中的重要事件,纹到了人皮表面,也是我们在“恶罗海城”中所见到唯一有记载有事件绘卷,以及符号标记的地方。

殿中还有一些大型祭器,最深处则有一些**女性的神像只看了几眼就说“这些人皮上记载的信息太重要了,虽然符号不能完全看懂,但结合世界制敌宝珠雄师大王说唱长诗中,与魔国战争的那一部分内容,与殿中记载的魔国重大事件相结合,就能了解那些鲜为人知的古老历史,这绝对可以解开咱们面临的大部分难题。”

关于资料信息一类的情报,我们所掌握的虽然不少,但到现在为止,都是些难以联系起来的碎片,只有才能统筹运用起来,在这方面我也帮不上太大的忙,只能帮着出出主意。

于是就让明叔和阿香在殿中休息,胖子负责烤些牛肉给众人充饥,我和去分析那些人皮上的绘卷,逐渐理清了一条条的线索。

“恶罗海城”作为魔国的主城,其政权体系完全不同于其余的国家,魔国鼎盛时期的统治范围覆盖昆仑山周边,历代没有国王,直接由他们供奉的主神“蛇神的遗骨”统率,所有的重大决策,都由国中祭师通过向“蛇神之骨”进行祭祀后,再占卜所得,在那个古老的时代中,“占卜”是很严肃重大的活动,并非能轻易举行,其中要间隔数年,乃至十数年才能举行一次。

魔国没有国王,这也是城中没有王宫,而只有神殿的原因,所谓的王室成员,都是一些位极高,掌握着话语权的巫师,但这些人的地位在国中要排到第五之后。

在魔国的价值观中,“蛇神之骨”是最高神,仅次于这“邪神”的是其埋骨的洞**;再次之的,则是那种头顶生有一只黑色肉眼的“净见阿含”(巨目之蛇)。

然后就是魔国传说中出现最多的“鬼母”,魔国的宗教认为,每一代“鬼母”都是转生再世,从不能以面目示人,永远都要遮挡着脸部,因为他们的眼睛是足可以匹敌于“佛眼”的第七种眼睛“魔眼”,佛眼无边,魔眼无界,也并非每一代鬼母都能有这种妖瞳。

在“鬼母”之下的,才是掌握一些邪术,类似“痋术”原始形态的几位主祭师,当然那时候的“痋术”,远没有献王时期的复杂,不能害人于无形,主要是用来举行重大祭祀。

他们的葬俗也十分奇特,只有“主祭师”才能有资格被葬入“九层妖楼”,在昆仑垭的“大凤凰寺”的遗迹中,我所见到的魔国古坟,应该是一位鬼母的土葬墓**,这是由于第一位“鬼母”,被视为邪神之女的“念凶黑颜”已经被葬在了龙顶冰川的妖塔里了,这些名词都多次在格萨尔王的传说中被提及。

这些人皮绘卷上,在一些描绘战争场面场景中,甚至还可以看到狼群等野兽的参与,其中那头白狼大概就是“水晶自在山”,不过象白狼王与“达普”鬼虫的地位就很低了,仅相当于妖奴,那个时期流传下来的古老传说,基本上都是将一些部落的特点,以及野兽的特点,加以夸大神化,封为山川湖泊的神灵,这就如同中国夏商时期之前的传说时代。

在格萨尔王的传说中,由于“北方妖魔”(魔国)的侵略,岭地、戎地、加地三国曾经多次面临灭族之厄,终于在高原上出现了一位制敌宝珠的王,加上莲花生大师的协助,但另三国联军,踏入北方的雪域斩妖除魔,一举覆灭了魔国,魔国的突然衰弱,很可能就是由于“恶罗海城”出现的毁灭性灾难,但在这些人皮上,并没有对这件事情的记载。

这时胖子招呼我们:不愁找不着地方挨板子,先吃了饭再说吧。”

我也觉得腹中饥火上升,便把这些事暂时放下,过去吃东西,回头一看仍然在出神的望着最后几张人皮,我叫了她好几次,这才走过来。

但没去拿胖子烤的牛肉,直接走到阿香身边,漫不经心的似有意似无意,用手拨开阿香的秀,看了看她的后颈,她这时候脸色已经不对了,又去看明叔的后脖子,明叔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好让看了一眼后颈。

我一看的咬着嘴唇的表情,就知道出事了,她在做重要的判断和决定之前,都有这个习惯动作,果然对我说:“我想咱们都被阿香的眼睛给骗了,这座城确实是真实的,但这里根本不是恶罗海城,这里是无底鬼洞……”书盟

手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鬼吹灯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