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第九十四章 水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忍无可忍,真想过去把瞎子扔进地**,但是看这算命瞎子在村民们的眼中很有地位,真要戗起来,免不了要得罪很多人。最可恨的是我好不容易用金钱糖衣炮弹打消了民兵们的迷信思想,偏在此时冒出个瞎子胡说一通,说得这些民兵一个个的又想打退堂鼓了。

我气急败坏的对瞎子说道:“这地**中是什么所在?你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要是吓不死我,你趁早给我到一边凉快去。”

算命的瞎子神色傲然,对我说道:“你看你看,意气用事了是不是?吓死了你这小辈,老夫还得给你偿命,过来,让老夫摸摸你的面相。”说罢也不管我是不是愿意,伸手就在我脸上乱捏。

瞎子边捏我的脸边自言自语:“历代家传卦数,相术精奇怪匪夸,一个竹筒装天机,数枚铜板卜万事,摸骨观人不须言,便知高低贵贱……”

他忽然奇怪道:“怪哉,凡人蛇锁灵窍,必有诸侯之分,看来大人您还是个不小的朝廷命官……”

我被瞎子气乐了。我现在属于个体户,在这冒充国家干部,这消息不知怎么被他知道了,就拿这话来唬我,我们家哪出过什么诸侯——搁现在来算,够诸侯级别的封疆大吏在地方上是省长,在军事上少说也得是大区的头头,我最多当过一连之长无稽之谈。

只听瞎子继续说道:“你如果不走仕途,注定没有出头之日啊。你们如果想下地**必须带上老夫,没了老夫的指点,尔等纵然是竖着进去,最后也会横着出来。”

在旁听了多时,走过来在瞎子旁边说道:“您是不是觉得这下边是个古墓,打算跟我们这些穿山甲下去沾点光,倒出两件明器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们没时间陪你再兜圈子了。你若再有半句虚言,立刻把你赶出去。”

瞎子被说的一怔,压低声音说道:声点,原来姑娘也是行里的人?听你这话,遮莫是摸金校尉?老夫还当尔等是官面上的,看来你们摸金的最近可真是人才辈出啊。既然不是外人,也不瞒尔等了夫当年也是名扬两湖之地的卸岭力士。这不是年轻的时候去云南倒斗把这对招子丢了吗,流落到这穷乡僻壤,借着给人算命糊口,又是孤老,所以……想进去分一杯羹,换得些许散碎银两,也好给老夫仙游之时置办套棺材板子

也被瞎子气得哭笑不得,看了我一眼,我对她摇摇头,坚决不同意。这老小子危言耸听,说到最后原来也是个倒斗的,这地**下不象古墓,再说就算有明器也不能便宜了他。

瞎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思活络,对我和的意思知道得一清二楚,急忙对我说道:“老夫这里有部《(享单)子宓地眼图》,尔等若是肯见者有份,把倒出来的明器匀给老夫一件,这部图谱就归你们了。”

我问瞎子道:“这图我听说过,是部地脉图,由于制造工艺的原因,好象世间仅有一部——既然是本宝书,你怎么不拿去卖了,非要拿来同我们打仗(交换物品)?多半是部下蛋的(假货),老头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瞎子对我说道:“怎么说老夫也是前辈,你小子就不能尊重尊重老夫吗,一口一个老头,逞这口舌之快,岂不令旁人取笑你不懂长幼之序部青乌神图当年也是老夫拿性命换来的,不过自古风水秘术都是不传之秘,除了懂寻龙诀的正宗摸金校尉,哪里还有人看得懂这图中的奥秘。落到俗人手中,祖师爷岂不要怪老夫暴殄天物,怎么样?成与不成,就看尔等一言出决。”

我心想现在时间已经耽误的太多了,再跟这瞎子蘑菇下去对我们没有好处,先稳住他,有什么事等把孙教授救回来再做计较。便对瞎子说道:“咱们一言为定,就按你说的办,下面就算没有明器,我也可以出钱买你这部《(享单)子宓地眼图》。不过你不能跟我们下去,另外你还得配合一下我,给民兵们说几句壮胆的话,别让他们提心吊胆的不敢下去,坏了我们的大事。”

瞎子非常配合,立即把那些民兵们招呼过来,对他们说道:“这地**非同一般——当年秦始皇出游,曾在此洞中见到仙人炼丹,故此在山前立石碑以记此事;日后西楚霸王项羽,汉高祖刘邦,也都在洞中躲避过朝廷严打,那时候他二人皆是布衣,只因为进过这个仙人洞,日后才称王图霸,平定了天下大好基业。此乃先秦的**(被遮掉的词语,一字只能看见半部分,也蛮像半部分,二字只能看见走字底,联想不出来),自古便有的成规,诸位兄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老夫看尔等虽是一介民兵,却个个虎背熊腰鹰视狼顾,皆有将军之象。不妨下这地**中一探究竟,日后免不了飞黄腾达,分疆裂土……”

我看差不多了,再由瞎子说下去就不靠谱了。赶紧一挥手,让先前指派的三个民兵备好吊筐,把我和民兵排长先放下去,后面的四个民兵与再6续下去。

我和排长点了一支火把,各持了一只步枪。下到了棺材铺下面,我举起火把抬头看了看,这地**距离棺材铺约摸有二十多米,那裂缝是自然产生的,看不出人工的痕迹。下边是非常宽大的一条通道,高七八米,宽十余米,遍地用长方大石铺成,壁上都渗出水珠,身处其间,觉得阴寒透骨。

古田这一带水土深厚,轻易见不到地下水,这里才到地下二十几米,渗水就比较严重,是同石碑店村的特殊地理环境有关系。盆地本就低洼,又时逢雨季,所以才会这样。如果这里真是古墓,那地宫里面的器物怕也被水损坏的差不多了。

大地的断层非常明显,除了我们下来的裂缝之外,地道中还有很多断裂,似乎这里处于一条地震带上。好在这条地道虽然构造简单朴拙,却非常坚固,没有会塌方的迹象。

民兵排长指着不远处告诉我,他第一次下来的时候就在那里看见有个石头台子,上面摆着个长方的石头匣匣,有二十来斤的分量,拿出去一看里面是六尊殷红似血的古玉奇怪兽。那套石匣玉兽我没见过,现在正由村委会的人保管着,我问民兵排长:“再往里是什么样子?”

民兵排长摇头道:“石台是在一个石头盖的房子,再往前就没有路了,但是石屋地面上还有个破洞,下面很深,用手电往里照了一照,什么也没看见。就觉得里面冒出来的风吹得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敢再看,就抱着石匣跑回来了。对了,下边有水声。”

这时后边的人也都6续下到地**中,我看人都到齐了,清点了一遍人数,叮嘱他们不要随便开枪,一定要等我命令;先看清楚了,别误伤了孙教授和另一位考古人员。

我和外加民兵排长带着的四名民兵,共有七人,带着四条步枪,点了三支火把。这人多又有枪,加上以两百块钱的劳务费为目标,众人胆气便壮了,跟着我向地道深处走去。

这条很宏伟但是并不算长的地道很干净,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甚至连老鼠都没有一只。我们边走边把手拢在口边呼喊孙教授,然而空寂的地道中,除了阵阵回声和渗出的水滴声,再没有半点其它的动静。

走到头果然是象民兵排长说的那样有间石屋,与寻常的一间民房大小相差无几,是用一块块的圆形石头垒砌而成。门洞是半圆形,毫无遮拦,虽然一看便是人为修造的,却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历史上很少看到这样的建筑物,难不成真让那瞎子说着了,这是什么神仙炼丹的地方。

我问能否看出来这间石屋是做什么用的,她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屋子。于是我们从门洞中穿过,进到屋中,这里除了有张石床之外,也是一无所有。

石床平整,光滑似镜,不象古墓中的石床。看了半天,我们也瞧不出什么名堂。石屋地面上有个方方正正的缺口,是个四十五度倾斜地道的入口。下边很深,我用手电筒往里边照了照,看不到尽头,只见有条人工的缓坡可以走下去。孙教授很可能就从这下去了,我对里面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我只好当先带着众人下去,留下两个民兵守着入口,以防万一。沿着乱石填土垫成的坡道向下走了很久,听见水声流动,我担心孙教授掉进水中淹死了,急忙紧走几步。大伙到下边一看,这里是个人工开凿的洞**,中间地上有个不大的水潭,手电筒照射下,潭水是深黑色的,深不见底,不知是不是活水。上面有几个大铁环,吊着数条沉入深潭中的大铁链,奇怪的是这链子黑沉沉的,不象是铁的,但是一时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所打造,因为上面没有生锈的迹象。

巨链笔直沉入潭中的一端好象坠着什么巨大的物体,我们欲待近前细看,那几条粗大的链子突然猛烈的抖动了一下,把平静的潭水激起串串涟漪。书盟

手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源:手机小说 书名:鬼吹灯
  • 推荐1:小说之家
  • 推荐2:书友之家
  • 推荐3:小说搜索
  • 推荐4:书房小说
  • 栏目导航

      AD

    热门文章

      AD

    相关文章

      AD

    热门图文

    点击数: